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朝核问题

维系朝鲜经济命脉的“隐秘船队”

联合国安理会通过迄今最严对朝制裁,但朝鲜掌握着一张极不透明的航运网络,国际社会要想成功实施禁运将面临巨大挑战。

联昇国际(Union Link International HK)只是一家管理着一小批货船的香港公司,却悬挂着一系列外籍旗帜,包括从中国、坦桑尼亚到太平洋岛国纽埃和帕劳的国旗。

但有一面国旗引人注目:红色和深蓝横条纹上一颗红色的五角星。这是朝鲜的国旗,悬挂这面国旗的“Dolphin 26”号只是帮助朝鲜在国际制裁中生存下来的大规模网络中的一环(国际制裁针对的是朝鲜快速发展的武器计划)。

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rity Council)周一通过了迄今最为严厉的对朝制裁措施,并重申同意对涉嫌运输来自该国的禁运物资的船只进行识别和检查。但维持这种贸易流动的船只、人员和企业网络极不透明,这意味着如果国际社会想要成功实施禁运,将面临巨大挑战。

其中涉及的数百艘船只由一些总部位于香港的公司所有和管理,在香港,与朝鲜做生意并不违法。公司注册信息显示,其中一些公司由朝鲜人经营,不过多数还是由中国公民经营。

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尼古拉斯•埃伯施塔特(Nicholas Eberstadt)表示:“这些网络肯定对朝鲜很重要,因为朝鲜经济能够做到稳定贸易平衡和汇率,这件事从没有一个苏维埃经济体能够做到。”

“Dolphin 26”号,拍摄于数年前,当时悬挂越南国旗,船名为“Thinh Cuong Victory”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研究机构C4ADS详细描述了这些对朝鲜非常重要的航运网络的特征。该机构选取了248家它认为管理或经营与朝鲜相关业务的公司,其中有160家在香港注册。

C4ADS的一份报告指出,这些公司利用“多种安排来掩盖其收益权归属,包括在船上悬挂方便旗、设立壳公司和幌子公司来控股……还利用多层中介开展业务”。

船身锈迹斑斑的“Dolphin 26”号早已不在鼎盛状态了。根据中国一港口的执勤报告,这艘船的甲板腐蚀严重,以至在今年2月引起了检查人员的注意。船只跟踪服务机构MarineTraffic的记录显示,这艘船上次被发现是在5月中旬,地点是中国天津港。

目前没有证据表明,这艘船被用于从事违法活动。但它的许多特征与从事违法活动的船只相同。

海洋数据库Equasis的信息显示,过去8年,“Dolphin 26”号注册的所有者和管理者更换了6次,船名更改了3次;船上悬挂的旗帜在5年内更换过4次。

专家表示,通过更换旗帜和改变壳公司所有权,发现规律以及追寻这些航运公司背后人物的活动踪迹就难上加难了。很多公司与有偿代表它们的秘书公司(secretarial companies)共用香港地址,这是在香港没有实际资产的壳公司普遍采取的做法。

联昇国际旗下的其他船只显示出类似的规律。自2003年以来,“Oriental Lady”号更换了6次旗帜,有两次更换为朝鲜国旗。自2006年以来,“Zhi Hui”号有4次悬挂朝鲜国旗。

曾在小布什(George W. Bush)时期担任美国国务院朝鲜工作小组(North Korea Working Group)副协调员的威廉•纽科姆(William Newcomb)表示:“如果你考虑到这些公司为隐藏真实身份所花费的时间、精力和资金,你不得不认为这肯定很重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