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新西兰

新西兰华裔国会议员遭该国反间谍机构调查

新西兰安全情报局对该国国会议员杨健展开调查。杨健曾在中国以培养军事情报官员而著称的院校学习和执教逾十年时间。

新西兰安全情报局(NZSIS)对中国出生的新西兰国会议员杨健展开调查,调查内容是其在中国知名军事学院的十年经历。

英国《金融时报》获悉,新西兰执政党国家党(National party)的国会议员杨健,曾在一些精英院校学习和执教了逾十年时间,其中包括中国一所培养军事情报官员的顶级语言院校。

自2011年当选为国会议员以来,杨健一直是国家党的主要筹资人。他总是推动新西兰与北京方面加强关系,他所争取的国际政策和立场也总是与中共的政策和立场一致。

新西兰是“五眼”(Five Eyes)情报联盟的成员国,杨健担任该国执政党国会议员6年的事实让人们质疑,西方是否准备好应对中国日益积极地影响和秘密监视外国政府的努力。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克里斯托弗•约翰逊(Christopher Johnson)表示:“中国最近几年一直积极地在西方民主国家的政治体系基层安置和结交人员,并帮助他们获得有影响力的位置。”约翰逊曾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中国问题高级分析师。

约翰逊警告称,尽管北京方面似乎不认为新西兰是像美国和英国等国那样的硬性目标,但“中国也可能将新西兰视为未来在其他国家展开行动的试验场。”

2015年,杨健(左)与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国防武官王利伟大校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8周年的活动上

今年55岁的杨健在32岁前一直生活在中国。他在新西兰的官方简历以及他成为奥克兰大学(Auckland University)学者时发表的简历中,没有写明他在中国的具体教育经历或军事背景。

2014年10月至2016年3月,他在新西兰国会外交、防务和贸易特别委员会担任委员。杨健在国家党为9月23日大选提交的议员候选人名单中位列第33位,按照新西兰的混合比例代表制(MMP)选举制度,他很有可能第三次成为议员。

杨健周三坚称,他忠于新西兰。他表示有关其背景的报道是“抹黑行动”,并暗示这么做的动机在于反华种族主义。

在奥克兰举行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杨健表示他从未当过间谍,但承认自己培训过后来成为情报官员的人。

“如果你把这些学员或学生定义为间谍,那么可以说我在教间谍,”他对记者们说,“我认为,不能这么说。我只认为,他们在通过中国的通讯内容收集信息。”

将杨健招募进来的国家党主席彼得•古德费洛(Peter Goodfellow)表示,杨健的背景在新西兰是“公开信息”,他“不知道”安全情报局在进行任何调查。

古德费洛表示:“他当然给了我们他在两所大学的完整简历——一所空军院校,还有另一所院校。”他还表示,政府关系咨询公司Saunders Unsworth“在一次候选人审核中查看过”杨健的背景。

新西兰总理比尔•英格利希(Bill English)周三告诉该国媒体,他“从很早”就知道杨健的“军事(包括军事情报)受训”经历。

知情人士表示,有杨健这种背景的人在新西兰通常不会获得从事外交工作的安全许可,但民选议员不受此类限制。

杨健多次代表新西兰正式出访中国,而且出席了两国领导人之间的许多高级别会议。

杨健与新西兰总理英格利希(右)在一次造势活动上

新西兰安全情报局曾向数位新西兰政界人士汇报过该局对杨健的关注——杨健已经加入了新西兰国籍。知情人士表示,就在去年,新西兰安全情报局的探员还曾找到熟悉杨健背景的人了解情况。

新西兰安全情报局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它不会就有关其行动的事情置评,尤其是涉及个人的调查。

2010年,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局长警告称,加拿大数名省内阁部长和政府雇员是受外国(尤其是中国)控制的“势力代理人”。

最近澳大利亚也暗示称,它担心中国开展的情报活动以及隐秘行动在影响该国政治。

但据了解,没有任何西方国家有一位曾在中国军事情报系统接受过如此大量训练的现任议员。

“过去5到10年,中国情报机构竭尽全力,在全球所有地方招募一切他们认为可能会为他们工作的公职人员,”一位熟悉杨健、非常了解中国海外情报活动的人士表示,“具备这样的教育背景,(杨健)即使还没有成为间谍的话,也会是一个首要目标。”

1978年,杨健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工程学院(现更名为空军工程大学——译者注)攻读本科,主修英语专业,毕业后留校任教。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詹姆斯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中国军事和情报问题专家彼得•马蒂斯(Peter Mattis)表示:“我认为在军校教书的人肯定是人民解放军军官,也是共产党员。”

在空军工程学院教书一段时间后,杨健考入洛阳解放军外国语学院(简称“洛外”)攻读硕士,这是培养中国军事情报军官的精英学府。洛外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三部(该部门相当于美国国家安全局(US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或英国的政府通信总部(Government Communications Headquarters)),这所学院专门培养公开承认的军事情报军官和“秘密”潜伏间谍。

马蒂斯表示:“我知道的所有上过洛外的人都在中国军事情报系统工作过,或至少与这个系统有关。”

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的中文采访时,杨健承认,他曾考入空军工程学院和洛外,但他多次要求不要把这些信息写到任何与他有关的文章中,他表示:“我的个人情况不需要写太多”。

接下来几天他多次拒绝后续采访请求。

周三在接受新西兰独立媒体集团Newsroom采访时,杨健拒绝置评。他在镜头中反复说两句话:“问我老板”和“我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然后他就驾车离开了。但在周三的报道发表之后,他发布了一份声明,称该新闻是一场“抹黑行动”,并暗示其动机在于反华种族主义。他说:“我否认一切质疑我对新西兰的忠诚的说法。”

“我对自己的教育背景和就业经历非常坦诚、透明。尽管并非出生在这里,但我对成为新西兰人、遵守我们的法律和为这个国家做贡献感到自豪。”

他接着说:“在距离选举还有10天的时候,这是躲在暗处的人为毁掉我和国家党而发起的一场抹黑行动,而就因为我是华人。”

一名前英国情报官员表示,有杨健这样教育背景的人,通常会从事军事情报工作。

从洛外毕业之后,杨健于1988年至1989年在南京大学-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中美文化研究中心(Hopkins-Nanjing Center for Chinese and American Studies)学习。三名前西方高级情报官员称,那时在该中心学习的大部分中国学生不是军事情报官员,就是国家安全部门官员。

杨健有个同班同学叫徐美红,是中国一名著名的军事情报官员。1988年,她被指派秘密监视一位从美国来访问的历史教授,但她随后因涉嫌背叛祖国而被捕。后来,她嫁给了名叫拉里•恩格尔曼(Larry Engelmann)的教授,成为硅谷的一名风险投资家,还根据自己的经历写了一本书,书名为《Daughter of China: A True Story of Love and Betrayal》。

目前尚不清楚1989年至1994年间杨健在做什么。1994年,他获得了一份澳大利亚国际发展署(AusAid)的奖学金,前往堪培拉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学习。

鉴于他的背景,杨健应该需要获得中国政府和军方的批准才能出国。在堪培拉认识他的人说,他曾在中国精英军事情报院校受训,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他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获得了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研究方向为美国国会对华政策;1999年,他迁往新西兰,在奥克兰大学(Auckland University)讲授国际关系课程。

当地媒体报道称,杨健一直是国家党面向新西兰大型华裔社区的重要筹款人,包括从一些出手阔绰的匿名捐款人那里筹款。

Nicolle Liu补充报道

本报道由英国《金融时报》与新西兰独立媒体集团Newsroom合作完成

译者/何黎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