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金砖五国峰会

“一带一路”助推中外文化交流

何亚非: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动下,近年来中国与沿线国家的文化交流与合作交流机制日益完善,发展快速。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说:“从历史维度看,人类社会正处在一个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代”。基辛格和布热津斯基分别呼应说,“当今的国际体系正在经历四百年来未有之大变局”,“全球力量的中心从大西洋两岸转移到了远东”。

一、习近平主席210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的历史背景是:当今世界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大变化,美国世纪已经终结,世界进入后美国时代;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双双进入“转换期”和“调整期”;世界政治、经济也双双进入“新常态”。

历史时代变迁必然会产生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这主要是因为:

一是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力量上升,从根本上改变了世界力量格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7年数据显示,按购买力平价(PPP)计算,西方发达国家GDP占全球总量之比从1980年64%下降到42%。全球治理开始从“西方治理”向“东西方共同治理”转变。西方“一统天下”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东西方”或者“南北方”可能会经历持续时间较长的“战略僵持期”。

二是随着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实力相对下降,政治经济危机不断,对新兴大国和发展中国家力量上升产生了严重的“战略焦虑症”和“不适应症”。美国新保守主义派断定,新兴大国不可能和平崛起,与守成大国必有冲突。美国战略重心转移到亚洲特别是东亚,“亚太再平衡”、“离岸平衡”、在亚太加强对中国的军事威慑等,均由此而起。奥巴马政府如此,特朗普政府也是如此。世界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发生大国冲突的风险增大。

三是世界经济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长期低迷徘徊,指导思想混乱。原有模式动能耗尽,难以推动世界经济未来发展,新旧动能转换期加上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迅猛发展,正在改变世界经济格局。各国都在寻找新的发展道路、发展理念、发展模式。

四是全球化“新时代”来临,全球化与“逆全球化”博弈加剧,社会矛盾激化、分化加深。而不少国家特别是主要发达国家没有解决好市场效率与社会公平的矛盾,导致贫富差距不断扩大,民粹主义思潮和政治极端化泛滥。现在,世界基尼系数远超0.4%的警戒线,达到0.7%。

美国大选、英国退欧等“黑天鹅事件”层出不穷。特朗普政府对外政策反全球化特征明显,“美国第一”成为唯一基准,退出《巴黎协定》,反对自由贸易,保护主义盛行。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事实上为“未来世界经济怎么办”、“新的发展模式在哪里”这些问题给出了答案,提供了全球公共产品。中国坚持自己的发展道路、模式,加上强有力的政治体制保障,取得了经济发展、政治稳定、社会公平国内治理的成功。这给世界提供了可供选择的治理新思想、新模式。

二、一带一路倡议包括“政策沟通、设施连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和民心相通”五大领域,其中非常重要的基础性工作是民心相通。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动下,近年来中国与沿线国家的文化交流与合作交流机制日益完善,发展快速。以文化交流为媒介在参与“一带一路”国家之间已经搭建起“民心相通之桥”。其重要意义在于: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