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科技

拯救世界的是人,不是科技

马戈利斯:科技很了不起,但它与世界最美好的东西没什么关系,在解决贫穷、无知、疯狂等大问题上只发挥次要作用。

我有一本《2019年7月20日:生活在21世纪》(July 20, 2019: Life in the 21st century)——该书为亚瑟•C•克拉克(Arthur C Clarke)所著,1987年出版,被人遗忘已久。我本打算到登月50周年时再提起这本书,因为书名反映的正是这一纪念日。但我打破了给自己设置的禁令,因为重读这本书给了我新见解。

克拉克是科幻小说作家,也善于预言未来。他在与他人合著的《2001:太空漫游》(2001: A Space Odyssey)一书中虚构的HAL 9000电脑,预言了如今人们对人工智能存在的很多担忧。他也是一位真正的科学家,曾在1945一篇文章里提出了通讯卫星。

除非接下来23个月里情况发生变化,否则《2019年7月20日》差不多在所有细节上都错了。比如,克拉克认为“放大器”会让我们更聪明,但没有提到当时在开发中的互联网——而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约瑟夫•利克莱德(Joseph Licklider)在该书出版的15年前就预言了互联网,当时利克莱德在美国国防部工作。

预言错误只是我对克拉克这本书的其中一个意见。和大多数未来预言一样,该书完全从科技的视角来看待未来。

如果把克拉克的愿景搬到现在,那就相当于宣扬科技是人类的救世主。这有点过头,当今却在形成势头。的确,这种喋喋不休就像是一些傲慢、过早发迹的硅谷少爷的过火公关宣传。他们带有那种救世主的腔调,我们的后代肯定会嘲笑。“比如说,到2045年,我们将把……我们文明的人类生物机器智能增加10亿倍,”谷歌(Google)的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表示。

科技很了不起。但它与这世界最美好的东西没什么关系。它在赶走人类最糟糕的魔鬼(贫穷、无知和疯狂)上只会发挥次要的作用。我所指的最美好的东西是什么?从法律上禁止种族主义;残疾人权益;女性解放。理性至上;迷信失势。民主、社会保障、动物权益、延长寿命,没错,还有资本主义。

当然,卫生和医学属于科技的范畴,但是要把它们的果实通过下水管道、社会化医疗和冷藏传播给全人类,就只能依靠人类的同理心和创造力了。

从电灯到洗衣机、再到互联网,技术推动了人类进步。但科技只是未来的一部分而已。机器帮助解决“怎么做”,而不是“什么”和“为什么”。

我喜欢科技对发展中世界的帮助,那里最需要进步。我最近在文章中写到Ugogo Africa(一项在线服务提议,旨在让没有银行账户的手工艺人可以在全球出售他们的作品)等创意。真是天才点子。但对发展中世界来说,更美好的事物将是全民教育、消除腐败、法治,或许还有民主制度,尽管最后这点在我的B清单上。科技将发挥自己的作用,但它并非不可或缺。

不久前,我向两个有思想的人提出这种煽动性的观点。第一个是美国俄勒冈州的马克•德马雷斯特(Marc Demarest),他是一名数字化思想家和作者。他认为,硅谷人士源源不断的说教都是为了私利。他称:“就像对美国总统一样,对这些人来说,没有什么声明是太过分、太极端、太没水平的。”

但他认为科技的数据洪流告诉我们真相,“减去我们容易分心、错过时代脉搏、以及以我们希望的方式扭曲数据的倾向。”

“在大多数方面,科技是我们自己的更好版本。(收集数据)从总体上说是以某种方式完善了人类。”

然而,他称,分析数据将仍然是人类活动。“在未来很长一段时期,我们在判断力上都会胜过我们有本事造出的任何机器。科技只是我们渴望的代理。它不是未来;我们才是未来。”

随后,我和一位在科技公司研发产品的朋友喝了几杯。

“我不该这么说,”她在喝下第三杯鸡尾酒之后说道,“但我们只是做人们喜爱的时尚垃圾货。你说得没错。我们没有推动人类进步,也没有改变世界,难道不是吗?那是思想的角色,机器没有思想。”

有意思。就连克拉克都不敢预言具备想象力的机器。

译者/何黎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