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纽约范儿

专访查尔斯•洛克菲勒:洛氏家族的传承之道

刘裘蒂:创立标准石油的约翰•洛克菲勒一世是查尔斯的高祖父。这个家族是怎么打破“富不过三代”的魔咒的?

9月22日北京协和医学院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一百周年庆祝大典,我的朋友查尔斯•洛克菲勒也将出席。1921年,他的曾祖父约翰•洛克菲勒二世,远程到中国参加了协和医学院的落成大典。(注:题图是查尔斯的高祖父、约翰•洛克菲勒二世的父亲约翰•洛克菲勒一世。

在过去一百年中,尽管政治景观历经迭代变化,协和医学院在中国现代医学和公共卫生运动史上占了举足轻重的位置。1917年开始兴建的协和医学院,源自约翰•洛克菲勒二世的构思,他分别于1921年和1947年来到中国,并在这期间亲自监督协和医学院的战略发展和规划。

查尔斯和约翰•洛克菲勒二世祖孙两人的中国协和之旅,相隔近一百年。我认识查尔斯已有12年,但是这是我第一次问他:洛克菲勒家族在中国慈善事业的历史,对他个人有何影响?

我所认识的查尔斯,44岁,1.98米,自信却不摆架子。直到这次采访之前,我们的交谈往往很精简,但是我总可以感受到他强大的智性和好奇心,不断寻找一种精确的方式来表达他的想法。我第一次在纽约亚洲协会遇到他时,他告诉我他正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商学和教育双硕士学位。随着我对查尔斯的更加了解,我不禁注意到他对教育的兴趣,吻合了洛克菲勒家族对教育事业的慈善使命。

查尔斯告诉我,他曾经到过亚洲10次。在抵达北京参加协和医学院百周年庆祝活动三天前,查尔斯在9月19日举行的亚洲协会韩国中心十周年庆典中作了主旨演讲。查尔斯是亚洲协会董事,因为他认为这是“向我的祖父致敬的一种方式,即使我没有机会认识他。”

查尔斯曾经在庆祝亚洲协会五十周年的专书《亚洲之爱:洛克菲勒遗泽》中写道:

“我十二岁的时候,第一次和家人去了中国,爱上了中国。在那里,我第一次感觉到与整个亚洲的联系。我立即觉得像回到家里一样。至今,中国灵魂的一部分深深地镌刻在我心中。”

洛克菲勒在中国的慈善事业

2011年斯坦福大学出版社出版了《石油王子的遗泽:洛克菲勒的中国慈善事业》。这本书详细地介绍了洛克菲勒家族在过去100多年与中国交流互动的故事。与中国关系最密切的三个组织是洛克菲勒基金会、美国中华医学基金会和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这些组织的演变与西方医学与科学在中国的发展同时进行,也标志着代表西方临床实践,和中医药理的两种力量之间的分庭抗礼。

洛克菲勒家族在中国的慈善事业,也与标准石油公司在中国日益增长的市场份额同步,标准石油是由查尔斯的高祖父约翰•洛克菲勒一世创立的企业。1890年代和1920年代之间,标准石油在中国的煤油市场稳步增长。到了1914年,美国对华出口的一半都是标准石油的石油产品。

同时,约翰•洛克菲勒一世成为美国最富有的人,控制了全美90%的石油产量。美国最高法院于1911年裁定,由于违反“谢尔曼反垄断法”,必须拆分标准石油,将它分解为34个独立企业,包括埃克森美孚、雪佛龙等。其中一些拆分出来的公司,在100年后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公司。

反讽的是,拆分后的各个部分公司,合起来的价值比整体的价值更大,接近当时美国经济总额的2%。由于拆分后不久股价翻了几番,约翰•洛克菲勒一世成为世界第一位亿万富豪。他的资产净值在1913年达到巅峰,超过4000亿美元(根据通货膨胀而调整为相当于2017的现值)。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