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大学

浙大“学术新规”:高校行政化的缩影

王军:无论是浙大的《办法》还是中国一些高校追求领导批阅的做法,都是行政权力的滥用,是对学术领地的粗暴入侵。

近日,中国浙江大学发布《浙江大学优秀网络文化成果认定实施办法(试行)》,规定浙大师生在媒体及其“两微一端”发表的网文可认定为国内权威、一级、核心等学术期刊论文,纳入晋升评聘和评奖评优。消息推出后,立即引发社会广泛热议。

应该说,目前中国社会各界,尤其学术界,大都对浙大的《办法》持负面看法。套用当今的网络流行语,浙大这次有点“人设崩塌”的意思,即自毁形象。证据有二:一是,“网络文化成果”被认定和学术成果同样地位,混淆了网络文章和学术论文的界限;二是,网络阅读数量作为评定优劣的标准意味着,今后依靠网络热文爆棚的人,即所谓“网红”,有可能评上教授。

当然,持正面看法的人也有,但应者寥寥。他们的理由是,浙大的做法响应了网络时代的呼唤,是顺应时代的举措。这个正确的大帽子看上去很美,但似乎盖错了地方。

仔细端详《办法》开列的媒体清单,会发现其中没有一份公认的学术媒体,但浙大就是可以不顾这一基本事实,突破学术常理,“认定”它们为学术期刊。这不仅暴露出相关决策者的无知、霸道和蛮横,而且还破坏了学术规矩,损害了学术生态。至于谁来认定这一“认定”,这“认定”背后有何逻辑线条和依据,就如同香肠的制作过程,恐怕无人知晓,只能想象了。

浙大《办法》似乎还存在程序上的瑕疵。例如,《办法》最后一条,即第十条,提到“本办法…由党委宣传部负责解释”。这意味着,本来应该由学术委员会或科研部门出台的政策被党务部门抢了先,无论是学术部门的不作为,还是党务系统的越俎代庖,这都着实令人感到震惊。毕竟,《办法》更多涉及的是学术问题。

《办法》给出的媒体中,清一色为官方媒体,排在前面的是几家中央媒体。或许,浙大推崇的这些媒体,会对中国这样一所著名高校,将其变相“认定”为学术媒体,多少有些不自在。毕竟,学术不是他们的强项,更不是他们的传统和风格。当然,各种不适会很快消失,因为他们马上能从浙大对其价值的深度挖掘中找到些许快感。

说到底,这起事件涉及到的是一个学术评价问题,即学术评价究竟谁说了算?显然,学术问题只能由专家和学者说了算。但浙大《办法》似乎在暗示,学校的某个党务部门就能决定学术问题,并出台影响众多教职员工的政策指引。

这里还有一个极易引发争议,也更为微妙的问题,即网络文章的价值如何认定,是由专家学者拍板,还是由社会公众决定?那些有大量阅读的网络热文是否具有学术价值?网络文章可以等同或换算为学术论文吗?

这让笔者想到1990年代中国电视荧屏热播的电视剧《渴望》。当年这部剧与钱钟书的《围城》改编电视剧同时热播。这给当年的电视剧评奖带来了麻烦,因为从观众数量上看,喜欢前者的人数占优,后者虽好,但人数抵不过前者,更多是在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中叫座。这个时候应该把奖状颁给哪一部?经过这么多年,再回头看这个曾经让评委、也就是专家们头疼的问题,答案似乎已经很清楚。《渴望》有点像现在的网络热文,来得快去得也快,价值可以快速实现,而《围城》有着学术论文的基本要素,如经得起时间的浸泡,具有长期可供挖掘的价值等。由此可见,网络文章和学术论文,有着各种不同的价值实现方式,二者定位、使命不一,不应等同和混淆,更不存在换算关系。从这个角度看,浙大将网络文章认定为学术论文是有问题的。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