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中国人力资本的未来——与罗思高教授商榷

沈凌:最近罗思高教授“农村63%的孩子上不了高中”在网上流行,我想直截了当和他探讨一下他演讲中的数据和结论。

这两天微信上流传一个罗思高教授的视频,题目叫:“农村63%的孩子上不了高中”,火遍中国。一个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潜心研究中国农村孩子的教育问题,当然不是为了发SSCI文章评职称,也不见得就在乎某网100000+的转发和点评,值得我们尊敬。不过,因为他是学者,我觉得恭维的话就没必要说了,直截了当和他探讨一下他的演讲中的数据和结论,在这个观众注意力只有五分钟的时代,比较适合。

首先,中国高中毕业劳动力的比例不是24%,而是28.46%!按照高教授的数据来源,我打开中国国家统计局网站,找到2010人口普查数据库,下载“第四卷 受教育程度”,计算20-60岁之间的劳动力数量,其中受过高中教育的劳动力占比是16.09%,大学及以上的占比是12.37%,合计为28.46%,这就是罗思高教授说的“高中教育及以上的劳动力比例”,对吧?

这4.46个百分点的差异应该是很大的。因为如果把28.46%和罗思高教授演讲中列出来的其他中等收入国家对比,就未见得有很大的差距,至少和南非的28%以及土耳其的31%差不多。

而且,我在世界银行的数据库里面找到2010年的人均GDP(固定价格)数据对比一下,中国在2010年人均不到5000美元(4560.51美元),而南非是7362美元,土耳其是10672美元,相当于中国的2.34倍。中国以不到土耳其一半的收入水平实现了和土耳其差不多的高中教育普及程度,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认为是中国的相对劣势。

其次,中国是一个高速增长的国家,用2010年的数据谈论今天的中国意义不大,关键要看未来。但是现在没有新的人口普查,是不是就没有办法揣测今天乃至于以后的中国了呢?

教育是一个相对稳定的数据,一个在2010年就读于高中的学生,不可能在2018年成为一个没有受过高中教育的劳动力。所以,我们统计2010年的时候16-18岁这个年龄阶层里面的高中生占比,应该可以推测现在以及未来若干年中国劳动力的教育情况。

2010年16-18岁的中国孩子的整体高中教育占比是46.82%,大学及以上占比5.38%(都是神童啊!)合计52.2%,而2010年人口普查时52-60岁之间的劳动力的高中(及以上)教育占比是15.72%(这些人在我们读这篇文章的时候都应该已退出劳动力市场了)。那么可以相信:只要政府在未来不突然减少教育投入,缩小学校数量,这样用50%左右受过高中教育水平的年轻人不断替换15%水平的老年人,一直持续下去的话(已经持续了七八年),那么未来30年整个劳动力的高中教育占比达到50%左右是板上钉钉的。

问题是罗思高教授提出来的:进入高收入国家需要的是70%以上的水平。那么,我们如果按照2010年的既有水平不变,简单地用上面说的年轻人替换老年人,那么极限值就是50%水平,还达不到进入高等收入水平需要的70%。这或许就是未来政府需要面对的挑战。

第三,中国农村的教育水平到底怎么样?同样,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城市劳动力的高中(及以上)教育比例是51.51%,镇劳动力的高中(及以上)教育比例是30.88%,真正的乡村劳动力的高中(及以上)教育比例是11.14%!而乡村劳动力总量3976万人,占比47%,所以重视乡村教育的确关乎中国未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