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剃刀边缘

怀疑之心

老愚:在医患关系异常紧张的今天,做一个特立独行的好医生其实很难,而加拿大医生清衣江就强调一种怀疑精神。

【妄人】江南雨夜,一自称“初中毕业”的老男人口出狂言:“一百年之后,汉诗第一名是我!”黑而肥的诗人,送我一册使用香港某出版社书号的诗集,乍看是正体字排版,细读则掺杂有简化字,甚至还缺了一些难写的字。上千行诗句,好像是来自另一个国度的舶来品,浓烈的荷尔蒙气味熏人欲呕,“太阳呢喃着从我的两腿间下坠……”进餐时,他手抓花生、香肠,伴随高亢的话语,喷出的食物渣子落入邻座酒杯中。走出饭店,他旁若无人地掏出那话儿,朝道边绿地射去。数月前,北京某学院诗人捋着大胡子对镜头说:“我跟他们的区别是,我已经在考虑自己在文学史上的位置。”数年前,某阴鸷学者宣称:“我要用文字构建思想国,征服中国!”1980年代编辑《开拓》文学季刊时,从各地云游而来的诗人,在故作谦卑地奉上诗稿后,都会吐出一句豪言:“历史将证明,我是中国最好的诗人!”

【听话】在随处可见的“听某某某话,跟某某某走”的横幅面前,脑海里浮现出往昔的场景:幼年的自己曾经虔诚地站在这样的招牌前,心中升腾起庄重、炽热的激情。有些乖男人经常当着朋友的面说,“我听领导的!”所谓领导即指配偶,他是为坐在身边的枕边人而作态。背地里,有些人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假装听话是这个时代的特征。

【坏】不坏到极致,一个人很难成为权倾一方的弄潮儿。这个坏,不仅仅是指不知羞耻的政治投机行径,还指干坏事的那种嚣张、邪恶劲儿。不屑于掩饰,懒得伪装,敢以邪恶本性示人,官场内外一干强人令世人侧目。如此世道,良善之人避之唯恐不及。

【怀疑之心】好医生,指的或许就是如何从常规流程和指南中跳出来,发现病人真正的问题所在。在医患关系异常紧张的今天,做一个特立独行的好医生其实很难。现实的情况是,防御性行医导致过度治疗,造成资源的巨大浪费,还给患者带来严重后果。在这个时候,有幸读到加拿大医生清衣江的几十则病例,顿觉眼前一亮。这里面有“关于医学伦理、医生思维方式的思考”。他将大半生行医经验里值得记录的几十个病例贡献给读者,意在强调一种怀疑精神:“回头看这些病例,突然意识到,如果我不喜欢问个为什么,也许几个病例也写不出来,也许不少病例,就是另一种结局,而我对此毫无知觉。医生得经常问问自己:所用的诊断技术、药物及其他治疗方法,有没有根据?有没有临床随机双盲试验证据?虽然不可能总是有证据,但是要有这个概念。医生的基本功首先是收集信息,问病史、查体,根据病史体检提供的线索,作化验及图像检查。然后是分析、判断、推理。这些说起来容易,但往往被忽略。医生应该总是问自己一个为什么,不要以为什么都是理所当然。”书里描述的几十个有趣的案例,包括中老年人常患的心血管疾病、肺病、肾病等,具有相当的启发作用。这并不是一部枯燥的病例记录,而是有对特殊情境下人性的观察体验,读来常有令人心动之处。此书可以视为医生的忠告与独白,可以让我们明白:什么样的医生才是好医生。书名《第六感觉——北美行医札记》,正是对作者卓越洞察力的准确概括。(注:此书为老愚编辑,新星出版社出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