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伊朗

中国在伊朗都做了些什么?

崔莹:伊朗遭西方制裁时,中国“雪中送炭”。如今在抱怨中国商品充斥该国市场时,伊朗继续欢迎中国基建援助。

得知我要一个人去伊朗,我的很多朋友叮嘱我,“切忌不要和当地男人握手,不要冲他们微笑”,“时刻戴头巾,不要露皮肤,小心被风纪警察抓走鞭打”,“伊朗司机很疯狂,在德黑兰千万别自己过马路”。有意思的是,在临行的两周前,我听了英国著名战地约翰•辛普森(John Simpson)8月底在爱丁堡国际图书节的讲座,他在很多国家工作过,他说自己最喜欢、最深爱的国家是伊朗。

9月10日到25日,我在伊朗游历了两周,在感受这个神秘的古波斯帝国的历史文化的同时,也试图了解美欧对伊朗的经济制裁解除后这个国家的现状、这个国家的“中国元素”、以及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对伊朗的影响。

中国制造在伊朗的口碑有待提高

在伊斯坦布尔飞往德黑兰的飞机上,我旁边坐的是伊朗女孩瑟哈尔,她现在土耳其海峡大学读遗传学方向的博士。她研究的主题是对环境和宠物无害的除虫剂。她告诉我,伊朗是农业大国,但目前伊朗农业生产很落后,机械化程度低,大部分农药和肥料依赖于进口。她这次返回伊朗是要参加朋友的婚礼。她告诉我,伊朗公民去很多国家需要签证,而土耳其是屈指可数的对伊朗公民实行免签的国家。我注意到瑟哈尔并未戴头巾,她解释,只要在伊朗境内戴头巾就可以了。

我问瑟哈尔对中国的印象,她直言不讳,说是“廉价、但是质量不够好”的中国产品。在经济制裁前,伊朗市场的商品主要来自美欧,经济制裁后,伊朗市场遍布中国商品,包括锅碗瓢盆、服装、行李包、电子产品和工业机械设备等。但一些中国商品存在质量问题,衣服一洗就坏,鞋子穿几天就破,许多当地人甚至已经形成共识,尽量不买中国制造的商品。

(文首照片说明:中国游客参观伊斯兰革命和国防博物馆)

然而,这种对中国商品的刻板印象实际上是一种偏见。前伊朗副总统兼伊朗文化遗产、手工艺和旅游组织主席莫桑德•苏坦尼珐(Masoud Soltanifar)就认为“并非中国产品质量不好,问题的关键是为何低质量的中国产品会进入伊朗市场?我们需要找出原因。”

瑟哈尔认为,大量中国商品侵占伊朗市场,在某种程度上也影响了伊朗本国的制造业。比如伊朗女性的必需品头巾,伊朗本国产的头巾因生产成本高,所以价格高,但中国产的头巾款式多、价格低,很快就把当地企业的生意抢走了。

目前在伊朗市场上中国制造的汽车也很多。据悉,中国的奇瑞、江淮、力帆、吉利等品牌汽车,早已打入伊朗市场。中国汽车的性价比较高,颇受伊朗人喜欢。奇瑞更是与当地私营汽车制造商MVM公司建立了合资公司,可年产汽车6万辆,其市场占有率仅次于伊朗两大半国有汽车制造商霍德罗和赛帕。但也有人指出中国汽车的质量不如欧美、日韩制造的汽车。自从2016年1月,美欧解除对伊朗的经济制裁后,大量德国、法国和日本车涌入伊朗市场,进口车的销量明显增加。

尽管在伊朗,中国制造的口碑并不太好,但瑟哈尔承认,中伊之间的经贸合作利大于弊,因为毕竟在伊朗遭遇国际孤立时,中国与伊朗保持正常的经济往来,让伊朗避免了经济崩溃。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