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英国

英伦富裕阶层缘何热衷英汉双语教学?

虽然与英国人劝说他人学习英语的传统格格不入,但英国富裕家庭对中文教育的热衷之情,已经迎来了“全盛期”。

作为在新加坡一个讲英语家庭长大的女孩,普雷玛•古鲁纳坦(Prema Gurunathan)当年不情愿地学会了普通话。如今,生活在伦敦西部、已为人母的她,正想方设法让自己的儿子学习普通话。

当儿子咿呀学语的时候,古鲁纳坦坚持他们位于汉莫史密斯(Hammersmith)的家每周一半时间讲普通话。她收了一名来自东亚的互惠生(她不想说具体来自哪个国家,因为担心让竞争对手知道这个信息)。上月,她和丈夫把自己三岁半的孩子送到了伦敦新设立的一所承诺给学生提供完全浸入式普通话教学的学校——肯辛顿伟德(Kensington Wade)。

“它开发智力,教文化,还能‘保障前途’,可以这么说,”自认为是“虎妈”和政策专家的古鲁纳坦在解释为何选择这所学校时说,“还很好玩。”

广告集团WPP对华友好的首席执行官苏铭天爵士(Sir Martin Sorrell)最近在肯辛顿伟德学校出席了庆祝中国中秋节的招待会。

“中文和(计算机)代码——是我最关心的两种语言!”苏铭天爵士宣称,他向在座的学生家长保证,他们支付给肯辛顿伟德学校的1.7万英镑学费花得值。

对普通话的热衷——主要限于伦敦富裕家庭——似乎与英国人劝说他人学习英语的传统格格不入。不过,这股热潮在前一届保守党政府时期达到了全盛,当时,时任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为英国小学引进中文课程提供了1000万英镑。

对那些倾向于让孩子尽早开始学习中文的父母来说,可以选择Hatching Dragons——英国首家中英双语托儿所。该托儿所宣称让幼儿到五岁时达到双语流利,且刚刚在伦敦开设了第二家,马上还将开设第三家。

“我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如果一个六个月大的孩子来到我们这里,一周50小时,一直待到5岁,他们的口语将很流利,”2015年(自己的儿子出生后)创立Hatching Dragons的肯尼德•约翰(Cennydd John)说。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看看YouTube上的视频,约翰说。

美国如今有几百所提供浸入式普通话教育的学校,而且不仅仅分布在沿海地区,在堪萨斯、内布拉斯加等内陆州也有。今年的“全美中文大会”(NCLC)吸引了1200多名教师及其他与会者到休斯敦交流经验。

“中文是一门新兴语言,因为中国正崛起为一个政治经济大国,”语言学教授安东内拉•索拉切(Antonella Sorace)说,“学习中文被视为一项不错的投资。”索拉切教授创立了爱丁堡大学(University of Edinburgh)“双语研究中心”(Bilingualism Matters)。

或者,如古鲁纳坦所言:“(未来)很多中国人将说着很棒的英语,但中文是一块敲门砖。”

肯辛顿伟德学校是研究中国传媒的专家戴雨果(Hugo de Burgh)教授的创意,该校筹备多年才正式开校,原因主要在于难以在西伦敦找到校舍。

该校以19世纪英国外交官托马斯•韦德爵士(Sir Thomas Wade)的名字命名。韦德爵士写出了第一本以英语写的中文教科书。上月,该校首批15名学生前来报到。其中三人可以讲流利的普通话,约一半的学生是普通话零基础。他们被来自美国、南美、俄罗斯、欧洲和英国的父母送到了这里。

肯辛顿伟德的校长乔•华莱士(Jo Wallace)形容这些家长为“对自己孩子期望颇高的、与中国打交道或明白中文重要性的高智商商界人士”。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