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社会

“鹿晗”粉丝狂热与娱乐宗教化

陈振铎:鹿晗是看得见的人,“鹿晗”则是摸不着的神,迷鹿晗的人在行动中实现了符号崇拜和信仰,完成了本由宗教完成的功能。

10月8日,在中国国庆长假最后一天的中午12点,鹿晗在新浪微博上宣告同关晓彤恋爱后,短短时间内引起鹿晗数百万年轻粉丝(主要为女性)的震荡,甚至导致微博短时故障。短短一天工夫,这条帖子已收获近500万个赞,粉丝们各种自杀倾向、自残传言以及复杂情绪出现在舆论中。

很多中老年人和“80后”通过这次事件才知道鹿晗是谁。其实,粉丝们之前展开的“一心一亿,一鹿有你”微博行动,已经使得鹿晗的一条微博评论量破亿,创微博至今以来最高评论量,也成为中文互联网的“景点”。这背后除了现象级的娱乐传播外,也带来滚滚财源。据媒体2017年数据,鹿晗以收入1亿8160万元居范冰冰其次,成为中国收入第二高的明星。

但除了这些表象外,我们要问,为何会出现破纪录的舆论效应?粉丝群体为什么会出现外人眼中的各种极端行为?最吸引迷妹的偶像为什么是鹿晗而不是陈冠希、陈学冬或者黄晓明,也不是又被鹿晗抢了头条的汪峰?

若要给这群创造了种种现象级行动的粉丝做主观速描的话, “90后”、“00后”年轻女孩、形象打扮清新靓丽、性格乖巧安静礼貌是一些共性,放到大街上并无显眼之处。GQ记者何瑫较为简练精确地呈现出了鹿晗粉丝狂热的关键机制,他在以《每个帝国都有它的秘密——鹿晗的粉丝帝国》为题的文章中,描绘了一个拥有“严格纪律”和 “常人难以企及的行动力”的粉丝帝国。

何瑫跟访了解女粉丝为何喜欢鹿晗,共同回答是“长得实在太好看了”、“眼神纯净”、“先是被精致面容吸引,进而为个性着迷”、“谦虚、有礼貌”、“说得少、做得多”、“不喜欢出风头,低调,无私,照顾队友的感受,把机会让给别人”。

“但好看并不足以构成她长期追逐鹿晗的理由”,“关注一个明星和成为他的粉丝之间有着质的区别——只有为偶像持续付出过,才算得上真正的粉丝”,“粉丝喜欢偶像,就会想尽办法争取亲眼见到偶像的机会,但很多鹿饭却更愿意做个‘舔屏党’”, “性格害羞,去人多的地方会犯尴尬症,更喜欢‘默默支持’”,“能远远地看他一眼,我们就很开心了”。

对于资本来说,这是完美型消费者,但粉丝显然不关心资本要从她们身上吸多少钱。文章中描述“粉丝们肩并肩地挤在一起”,“必须要支持他”,“得让路人知道,我们鹿饭有多么强大。虽然我一个人的力量是薄弱的,但我们大家一起努力的话,一定是很强大的”,“单条微博评论数突破一亿条”,这“也是鹿饭们的纪录”。

该文还提到,“十几个身形瘦弱的女孩……扛着镜头近半米长的单反,相比这些几万元的装备,巴掌大的手机有些拿不出手”。而鹿晗生日时,粉丝买礼物“其中有几样东西是专门飞去德国买的”,“因为国外东西比较便宜”。

鹿饭、鹿骑、朝鹿、唯饭、饭圈、脱饭、粉头、手幅、应援,各种行话也应运而生。它自然形成了封闭系统,即使艺人系统中,鹿晗暂时站在了金字塔顶点,但在粉丝系统中,等级是扁平化的,资本和粉丝连接的纽带是产业通过鹿晗创造的符号“鹿晗”。粉丝消费的不是鹿晗本人,而是产业共同生产的符号“鹿晗”,所有的行动者以“鹿晗”为中心点,以互联网为枢纽组合社群,共同形成了粉丝狂热现象。这其中,要回到以韩流文化为基础的美的生产,迷、性幻象、个人权力、社会亚文化对传统宗教的替代等机制思考。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