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公益

慈善工作如何影响了石黑一雄?

周健:通过做慈善公益,了解社会底层人的经历,石黑一雄在人与社会、政治以及伦理问题上有了更深入的思考。

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石黑一雄在接受《日经新闻》采访时说:我觉得父母没有直接影响到我的写作,“帮助流浪者的经历”对我写作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1974年,石黑一雄在英国肯特大学主修英语和哲学,读完一年级以后,他就休学一年,去了苏格兰的格拉斯哥做志愿者,帮助当地的贫困人群。结束苏格兰的志愿服务回到大学后,石黑一雄发现,“在酒吧或者学生宿舍里讨论出来的人生模板,其实在你的生活中只适用于某一个点。事实上,你对自己的生活并没有那么强的控制力。”

很多中国人也许不能理解,为什么对石黑一雄影响最大的不是最亲近的父母,而是那些陌生的、不成器的流浪者。在中国,流浪汉和穷人,往往是被人瞧不起的、鄙视的。在很多人眼里,绝对的“能者多得”已经成为正当的、无人质疑的社会法则,“不平等”已经内化为我们的社会意识形态,对穷人提供帮助的行为,常常可能被人用“道德绑架”来质疑。但是,难道穷人天生应该受穷?难道这中间没有社会分配制度的缺陷么?如果存在社会分配制度的缺陷,这些穷人是不是就应该得到社会的帮助呢?

前不久,蚂蚁财富联合16家基金公司共同推出一组主题为“年纪越大,越没有人会原谅你的穷”的广告,引发社会不适,最后以支付宝道歉收场。

“贫穷是罪恶”的观点并非是蚂蚁财富凭空创造,而是由来已久。到了启蒙运动时期,“人人平等”的现代思想才被提出。特别是卢梭《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一书的发表,使整个西方社会对穷人的态度发生了根本变化,大家逐渐意识到每个人都应该享有最基本的生存权利,没有人应该天生受穷,很多贫穷是社会制度的不平等所造成的。在卢梭的基础上,康德指出没有人注定生活在贫困中,救助穷人是国家的义务。国家调节穷人与富人之间的关系是可以接受的方式。

现代的美德应该是去创造出一种由理性、平等人组成的团体,在这个团体中,每个人都应作为目的被平等地尊重和对待。这就是现代民间慈善公益出现的伦理基础,现代慈善公益组织将资助人和受助人隔离,能有效避免穷人在接受资助时的屈辱感。

当我们把人人平等和保护穷人的生存尊严,当做现代慈善公益和志愿服务的伦理基础的时候,我们才能够理解,石黑一雄说“帮助流浪者的经历”对他写作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石黑一雄在休学期间,拿着打工挣来的钱,在美国西海岸流浪了三个月。他在接受采访时说:“他辗转于美国西海岸的各个城市,住过流浪者避难所,遇到了嬉皮士等各色人等,那段经历很令人激动。格拉斯哥平民窟的经历也令我非常难忘。人们的生活状况极度严峻,围绕工会的政治是真正的政治斗争。并且,社会问题堆积如山,人们甚至不知在这种地方该如何去维持生活。我认识了很多当地人,从他们那里直接接触到了这些问题。得益于此,次年,我回到学校,就觉得大学里那些裁军运动只不过是小孩过家家的游戏。”

“因为我了解到政治是如何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又对政治抱有强烈的关心,所以大学毕业后,我从事了帮助流浪者的社工工作。在年轻敏感的时期,如此深刻的体验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影响。直到现在,我依然时有负疚感,因为我从他们身上学到的东西,远远超出我为他们所做的。”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