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的钱哪来的?

崔莹:中国自身负债累累,如何能有一万亿美元建设“一带一路”? Grisons Peak首席执行官蒂尔曼给出了答案。

总部位于伦敦的投行Grisons Peak首席执行官亨利•蒂尔曼(Henry Tillman)从上个世纪90年代就开始关注中国经济,10年前,他开始系统研究中国政府和其他国家政府之间的投资,他借助从私有数据库获得的信息,试图解释中国在自身负债累累的前提下,如何能够“拿出”一万亿美元的资金,用于“丝绸之路”项目的投资。近日,他以“投资中国一带一路”为题在爱丁堡进行讲座,指出中国从以往的投资经历中汲取教训,“一带一路”的投资更注重合理的融资结构,以及风险分担结构。

中国“一带一路”计划超前

蒂尔曼在讲座中指出,中国对“中国-巴基斯坦经济走廊”(CPEC)项目的投资已达620亿美元,几乎是二战后美国为欧洲复兴而实施的“马歇尔计划”投资规模的一半。

“中国—巴基斯坦经济走廊”的重点是建设连接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与巴基斯坦瓜达尔港的高速公路、铁路,以及石油和天然气管道。那中国为何这么积极地建设巴基斯坦?蒂尔曼介绍,目前来自海湾的石油,都要经过新加坡的马六甲,再到中国,途径13000公里。如果有了新的石油管道,石油可以从沙特阿拉伯直接到达瓜达尔港,从陆路进入中国新疆,这段距离只有3000公里。中国就此每年可节省200亿美元。未来25年,只要石油可以源源不断的通过这条线路输送,中国可以节省5000亿美元。

蒂尔曼认为,借助孟加拉国-中国-印度-缅甸(BCIM)经济走廊项目,中国可绕过狭窄的马六甲海峡,直达印度洋。这个项目已经实施两年,而实际上在20年前,这个项目就被提上议案。中国在打造的另外四个经济走廊包括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中蒙俄经济走廊、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和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等。

Grisons Peak统计显示,在过去10年时间里,中国已经在全世界购买、或者投资53个港口,这些港口遍布东南亚、南亚、非洲、欧洲、大洋洲等地,主要集中在中国正积极打造的三条“蓝色经济通道”附近。这三条“蓝色经济通道”包括中国-印度洋-非洲-地中海蓝色经济通道、中国-大洋洲-南太平洋蓝色经济通道、以及经北冰洋连接欧洲的蓝色经济通道(见下图)。“蓝色经济通道”正由沿线节点港口构成,辐射港口城市。

“一带一路”蓝色经济通道构想图

中国的前瞻性令蒂尔曼感到惊诧,他感慨,“到2030年,中国将拥有两个冰岛西部的港口,一个格陵兰岛的港口等……但是在英国,要在希思罗机场修建第三条跑道的工程还没有动工,在过去10年,美国也没有修建任何一个机场。中国已经在计划2030年之后的事情了,可见他们的计划有多么超前。”

亚投行,令人钦佩

讲座中,蒂尔曼问在座的英国听众有谁听说过“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简称亚投行),但是知道的听众寥寥无几。他介绍亚投行是多边银行,目前已经有80个成员,预计会有更多的国家加入。尚未加入亚投行的国家包括美国和日本等。蒂尔曼表示,“全球其他主要国家早已是亚投行的成员,或者希望成为亚投行的成员”。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