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的钱哪来的?

崔莹:中国自身负债累累,如何能有一万亿美元建设“一带一路”? Grisons Peak首席执行官蒂尔曼给出了答案。

中俄投资基金(RCIF)成立于2012年,由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CIC)与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RDIF)各自出资10亿美元共同建立。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由俄罗斯政府注资100亿美元成立。2015年,中俄投资基金和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共同合作,设立总额20亿美元的农业专项投资基金,用于支持中俄两国境内农业项目。

2016年11月,中国总理李克强在访问拉脱维亚首都里加时表示,中国设立110亿美元的投资基金用于中欧和东欧地区的项目融资。该基金由中国—中东欧金融控股公司管理(该公司在2016年初由中国工商银行设立),中国人寿和复星集团也参与管理。该基金项目的计划是募集500亿欧元的资金用于投资基建、高科技产品生产和消费等领域。

另外,“中非产能合作基金”于2015年底成立,由中国外汇储备、进出口银行共同出资,资金首期规模为100亿美元。

用“特殊目的载体”绕过西方制裁

蒂尔曼在讲座中继续指出:“美国对俄罗斯所实施的经济制裁,以及欧美国家对俄罗斯长期的经济制裁都会影响俄罗斯的经济,中国如何规避制裁的影响?就是成立一个新的基金,这样就不会涉及美元。比如,莫斯科R&B投资基金。我只是想让大家知道这样做非常明智,考虑周全,但是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也显示了中国关于基建项目的全球竞争策略。”

此前,俄罗斯普列汉诺夫经济大学金融管理系教授康斯坦丁•奥尔多夫(Konstantin Ordov)曾表示,“人民币已经成为区域性货币,在俄中贸易中可以使用人民币进行结算。”

截止到2017年7月,中国又向两个俄罗斯国有实体投入约110亿美元,包括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RDIF)和俄罗斯国有开发银行(VEB)。

“中国在做的是设立特殊目的载体(Special Purpose Vehicle, SPV)。因为2008年的次贷危机,特殊目的载体这个工具在西方已经不存在了。比如,如果你发放贷款给SPV,中国占51%股份,当地银行占49%,那么这笔债务将由这个SPV本身负担,而不由那些设立SPV的国家负担。中国实际上在使用西方国家不能继续使用的方式战胜竞争对手。”蒂尔曼继续补充。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本文责编:魏城)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