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的钱哪来的?

崔莹:中国自身负债累累,如何能有一万亿美元建设“一带一路”? Grisons Peak首席执行官蒂尔曼给出了答案。

亚投行由中国发起成立,作用是为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融资支持——包括贷款、股权投资以及提供担保等,亚投行是“一带一路”基建项目的重要资金来源。亚投行的法定股本是1000亿美元 ,中国并不实际控制这个机构,但中国是大股东,拥有26%的投票权。目前,亚投行的行长是金立群,他曾担任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

蒂尔曼调查发现,自从2014年10月亚投行成立后,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政策性贷款减少,亚投行贷款在增加,贷款已经从单一的中国政府的贷款逐渐转变为来自亚洲、非洲、中亚和拉丁美洲的混合贷款。其中,来自亚投行的这些贷款中的12笔分别和来自世界银行、以及其他多边机构的贷款形成了银团贷款。蒂尔曼指出,“亚投行的资产负债表上贷出的款越多,中国政府的压力越大。银团贷款越多,对中国政府而言就越有利。这样做的好处是风险分散。亚投行的建立从零开始,才过了3年时间,它的运行如同一家重要的银行,令人钦佩!”

和亚投行类似功能,能够为“一带一路”基建项目提供贷款的是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The New Development Bank),这家银行由中国、俄罗斯、巴西、印度、南非五个金砖国家发起,于2016年建立,总部设在中国上海,其初始资本1000亿美元由5个创始成员平均出资。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和亚投行的最大区别是,亚投行可为很多国家,主要是亚洲国家的项目提供贷款,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只为五个金砖成员国的项目提供贷款。

蒂尔曼也注意到,2016年,在上海合作组织(SCO)领导人于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举行的会议上,中国正式提议成立SCO银行,目前依然在议。2001年,上海合作组织由中国、俄罗斯和4个中亚国家联合成立,其初衷是解决成员国之间的边界争议、对付地区恐怖主义等。SCO银行的成立可为“一带一路”的基建项目提供更多贷款。

绿色债券和各类基金助阵“一带一路”

据Grisons Peak统计,2007年6月,第一支绿色债券由欧洲投资银行发行,截止到2017年9月,全球总共发行了1150只贴有“绿色”标签的证券,其中40%绿色证券由中国发行,中国成为绿色债券的全球最大发行者,并且,40%的购买者也来自中国。

中国发改委发布的《绿色债券发行指引》中解释:绿色债券是政府、金融机构、工商企业等发行者向投资者发行,承诺按一定利率支付利息并按约定条件偿还本金的债权债务凭证,且募集资金的最终投向应为符合规定条件的绿色项目。2016年5月,中国银行协助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完成4亿美元境外债券的发行,成为中资机构发行的首单境外绿色债券。这些绿色债券可以撬动私人资本,支持绿色基建项目的发展。

蒂尔曼认为绿色金融和环境金融会迎来巨大的繁荣,他建议商科学生关注其中的商机,可考虑未来在这两个领域内找工作。

蒂尔曼介绍“丝路基金” (Silk Road Fund)是发展亚欧陆上经济的专项基金。该基金于2014年11月8日成立,由中国政府出资400亿美元,不久前,中国对该基金新增资金1000亿元人民币。而更多的区域性基金,也是“一带一路”项目的重要资金来源。比如中非发展基金(CAD),于2007年成立,主要来自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到2017年6月,中非发展基金已经对非洲投资44亿美元,涉及36个非洲国家的90多个项目,该基金的总规模是100亿美元。

中俄投资基金(RCIF)成立于2012年,由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CIC)与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RDIF)各自出资10亿美元共同建立。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由俄罗斯政府注资100亿美元成立。2015年,中俄投资基金和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共同合作,设立总额20亿美元的农业专项投资基金,用于支持中俄两国境内农业项目。

2016年11月,中国总理李克强在访问拉脱维亚首都里加时表示,中国设立110亿美元的投资基金用于中欧和东欧地区的项目融资。该基金由中国—中东欧金融控股公司管理(该公司在2016年初由中国工商银行设立),中国人寿和复星集团也参与管理。该基金项目的计划是募集500亿欧元的资金用于投资基建、高科技产品生产和消费等领域。

另外,“中非产能合作基金”于2015年底成立,由中国外汇储备、进出口银行共同出资,资金首期规模为100亿美元。

用“特殊目的载体”绕过西方制裁

蒂尔曼在讲座中继续指出:“美国对俄罗斯所实施的经济制裁,以及欧美国家对俄罗斯长期的经济制裁都会影响俄罗斯的经济,中国如何规避制裁的影响?就是成立一个新的基金,这样就不会涉及美元。比如,莫斯科R&B投资基金。我只是想让大家知道这样做非常明智,考虑周全,但是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也显示了中国关于基建项目的全球竞争策略。”

此前,俄罗斯普列汉诺夫经济大学金融管理系教授康斯坦丁•奥尔多夫(Konstantin Ordov)曾表示,“人民币已经成为区域性货币,在俄中贸易中可以使用人民币进行结算。”

截止到2017年7月,中国又向两个俄罗斯国有实体投入约110亿美元,包括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RDIF)和俄罗斯国有开发银行(VEB)。

“中国在做的是设立特殊目的载体(Special Purpose Vehicle, SPV)。因为2008年的次贷危机,特殊目的载体这个工具在西方已经不存在了。比如,如果你发放贷款给SPV,中国占51%股份,当地银行占49%,那么这笔债务将由这个SPV本身负担,而不由那些设立SPV的国家负担。中国实际上在使用西方国家不能继续使用的方式战胜竞争对手。”蒂尔曼继续补充。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本文责编:魏城)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