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经济

FT社评:美联储新主席应保持政策连续性

鲍威尔应当维持美联储基本明智的路线,只能逐步退出过去十年为支撑美国经济做出了巨大贡献的非常规货币措施。

以往大多数经济举措都收效甚微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做出了自己当选以来最重要的决策之一。这位美国总统已提名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为新一任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主席。

英国《金融时报》已指出,更好的结果本应是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继续连任,耶伦2010年进入美联储理事会,自2014年起出任美联储主席。

耶伦正确地在大体上延续了其前任本•伯南克(Ben Bernanke)的政策,愿意用非常规手段刺激经济。美联储退出刺激措施的政策更具争议性,但至少到目前为止此举是循序渐进的。鲍威尔似乎代表了政策的延续,因此是特朗普面见的候选人中的第二佳人选。

鲍威尔的确有两个劣势。他一直主张放松金融管制,撤销全球金融危机后对冒险行为的一些打压。加上美联储负责金融监管的副主席兰德尔•夸尔斯(Randal Quarles)也提倡为银行松绑,美联储似乎可能转向支持为金融机构制定更宽松的规则。然而,在这个问题上,鲍威尔的看法相对微妙而温和。他在金融市场上经验丰富,并被认为是个务实派,而不是一位空想的放松监管支持者。

其次,这位美联储新主席是一名律师而不是一位经济学家,因此他对经济状况的判断总会受到质疑。上一位非经济学家出身的美联储主席是威廉•米勒(G.William Miller),他在1978年被当时的美国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任命。米勒仅当了一年多美联储主席,那是一场灾难,面对高通胀他拒绝收紧货币政策。

鲍威尔不太可能成为另一个米勒。第一,近年来他坚决支持美联储的策略:倘若他彻底转变为货币政策鹰派,那将是个意外。第二,在耶伦与伯南克的领导下,美联储的公开市场委员会已变得更加开放,比起伯南克的前任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在位时,对异议的包容度也更高。

因此,鲍威尔强行推行自己想法的可能性不大。纵观华盛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已经克服了作为一名律师的短板。通过广泛咨询基金内部的经济学家,她弥补了自身专业知识的匮乏。

然而,当一位律师担任主席时,美联储理事会其他成员的构成就变得异常重要。假如特朗普让鲍威尔身边环绕鹰派立场的理事,那鲍威尔可能更难推行宽松的货币政策。

在这种形势下,耶伦在明年2月结束主席任期后继续担任美联储理事将是明智之举。她有权将自己在美联储理事会的席位保留至2024年。这并不常见,但也并非史无前例,而且当前的局面尤为需要明智的建议。如果美国经济遭遇另一场危机,同时又需要采取非常措施,如新一轮量化宽松计划,耶伦的经验和分析将非常有价值。

特朗普做出了一个合理的选择,即使这不是最佳之选。鲍威尔现在面临的挑战是,维持美联储现有的、基本明智的路线,即只能逐步退出过去十年为支撑美国经济做出了巨大贡献的非常货币措施。

译者/何黎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