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欧盟

欧洲一体化将错过一个罕见的机遇?

斯蒂芬斯:巴黎提出了一堆重振欧盟的想法。而柏林对法国远大抱负的礼貌回应,很难掩盖德国日益收紧支票簿的事实。

经济在增长;失业率在下降。巴黎提出了一堆重振欧盟(EU)的想法。在柏林,对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远大抱负的公开礼貌回应,很难掩盖德国日益收紧支票簿的事实。人们不禁在想,欧洲一体化事业是否即将错过一个罕见的机遇?

德国多年来抱怨在法国政府中找不到一个正经的合作伙伴,即爱丽舍宫中没有一位有如下决心的政治家:让法国经济现代化、并恢复法国在欧盟政治中与德国对等的地位。德国政策制定者哀叹道,要是领导欧洲的重担再次有人来分担就好了。

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政府的这个愿望得到了满足——可以说得到了超额满足。马克龙炙热的欧洲主义融合了现实主义,后者告诉他:法国必须理顺自己的经济。自大选以来的几个月里,法国削减了预算赤字、放松了劳工法并削减了税赋。马克龙正在为获得自己的话语权付出实实在在的努力。

对欧洲一体化事业来说,时机再好不过了。欧洲重塑自身的需求——通过改革让自身能力能够应对当今挑战——总算与机遇相吻合了。

一些问题可能不会很快消失——东欧某些地方出现反自由主义的倒退,西班牙政府与加泰罗尼亚分裂主义者杠上了。但持久性危机的阴云已经散去。欧元区的经济信心处于200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移民危机缓解,民粹主义也基本上暂时得到遏制。

挑战不言而喻。欧元区的窟窿得到了修补,但这个货币联盟缺乏坚实的经济基础。美国科技巨头的垄断力量,要求在整个欧盟范围内出台更为严厉的反垄断和税收法规。2015年难民危机暴露出两点:欧盟外部边界的脆弱、成员国自己的移民法规与申根开放边境制度之间的矛盾。民粹主义暴露出被落在后面的人们发自内心的不满。

作为一名刚刚颠覆了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政治秩序的政治家,马克龙眼下信心爆棚,他描绘的多彩图景与柏林的灰色现实发生碰撞是不可避免的。然而,我现在看到的是,德国政治家正在踏入一个陷阱,这个陷阱正是英国在身为欧盟成员国的40年时间里始终未能挣脱的。以这种自己害自己的心态来看,欧洲一体化是一系列零和交易——是一个“铁公鸡”在资产负债表上记录的一笔笔账,而非支撑欧洲大陆和平和繁荣的支柱。

就在不久前,德国还是视野宽阔的——不是出于利他主义,而是出于一些纯粹考虑本国利益的充分理由。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经济福祉和国土安全——更不用说两德的统一——全都有赖于战后欧洲秩序的三个支柱。现在,这几个支柱正受到质疑。

欧盟既是与法国实现和解的工具,又是如下这个著名德国问题的答案:如何容纳一个对欧洲来说太大、对世界而言又太小的国家?欧盟也为复兴的德国工业提供了市场,这不仅仅是偶然。通过让美国参与欧洲的防卫,北约(NATO)带来了重要的安全保障;而1975年的《赫尔辛基协议》(Helsinki)结束了长期处于欧洲战争核心的一些边界纠纷。

这三个支柱正在受到一系列事件的削弱。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为美国总统,让美国还会在欧洲呆多久成了未知数。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并入侵乌克兰东部,践踏了《赫尔辛基协议》达成的条件。欧盟本身失去了英国——尽管英国对欧盟事业一直不能算热心,但它毕竟是一个欧洲强国。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