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

FT社评:警惕社交媒体“武器化”

美国国会听证会上曝光的情况令人深思。不可否认的是,俄方在美国大选期间在社交媒体上煞费苦心地试图影响选情。

在互联网上传播的虚假信息,影响了去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当然,影响程度无法精确估量,但不可否认的是,一个与克里姆林宫有关联的“喷子制造厂”(troll farm)——“互联网研究机构”(Internet Research Agency),付出了巨大规模的恶意努力,试图左右美国舆论。最近美国国会听证会上曝光的情况,应该让关心民主体制的所有人深思。

这些情况包括,Facebook承认1.5亿美国人(包括Instagram用户)可能看到了至少一条来自这家俄罗斯机构的假新闻,该机构总共投放了3000则付费广告。这一数据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了媒体版图的发展演变。少数几个平台如今能够触及到的受众规模之大,是以往难以想象的。

本科大学生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创办作为大学社交网站的Facebook 13年来,该公司已发展壮大,成为全球最大的新闻分销商(包括真实真新闻和虚假新闻)。这样的地位攀升必然带来责任。这种规模的社交媒体平台可以被用来做很多好事,但也可能被武器化——在某些情况下是被敌对的国家行为者武器化。

科技巨头坚称自己是中立平台,没有判断真相或社会可接受性的义务。它们有理由担心,那么做容易招致偏见指控。然而,与此同时,Facebook及其他平台已经默认,它们在监督内容方面应该发挥作用,包括删掉那些煽动恐怖主义或儿童色情等犯罪行为的帖子。它们所坚持的这种模棱两可——它们可以既中立又正直——正变得越来越站不住脚。

大型平台提升透明度、在标记和删除有害内容(无论是诽谤或犯罪内容,还是旨在颠覆民主体制的虚假内容)的问题上实行更清晰的标准,事关公共利益。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也许使这个问题得到了全球理解,但它并非始于美国大选。乌克兰政府最近表示,它曾在2015年警告Facebook:俄罗斯正在其平台上进行散布虚假信息的活动。那本来应该敲响警钟,并引发迅速得多的应对措施。

解决方案并不是让平台公司受制于与出版商相同的标准:那会摧毁它们提供给社会的很大一部分价值(同时毁掉它们的业务)。但是,允许Facebook及其同行企业自行决定它们对公众的责任也是不可接受的。首先,当这些平台直接承接政治广告时,它们没有理由不受制于与出版商相同的标准。它们应该像其他媒体一样,在这些广告由谁买单的问题上做到透明。

不付费发布的内容提出了更难以解决的问题。在美国,互联网公司仍然受益于措辞非常宽泛的《通信内容端正法》(CDA)第230条的全面保护。该条已被解读为,互联网公司无需为其网站上的内容承担任何责任。

该法太过绝对,需要更有针对性。尤其是,该法需要反映一种合理标准,规定平台在被告知恶意内容后删除这些内容的责任。

至于如何界定恶意内容、以及由谁决定的问题。在民主社会,这也是一直对什么是公共场合可接受的通信做出界定的那个权威——人民选举产生的代表。

译者/何黎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