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教育

还能进步:一个数学老师的前半学期总结

凯拉韦:我已成功度过了半学期,但我想艰难的时刻尚未到来。希望当我终于知道教书是怎么回事时,我能告诉别人“我爱教书”。

本学期刚开学时,在我开始当实习数学老师的第一天,一个迷路的11岁娃,穿着件超大的夹克衫走近我。“,”他问,“女士(注:英文为Miss, 这是英国中小学对女教师的叫法),请问211室在哪?”

我不晓得哪是211——也搞不清自己干嘛站在一个学校的走廊里。我原来舒舒服服地当着英国《金融时报》的专栏作家,现在我感觉好像谁把我从那种安逸日子中揪了出来,然后抛在了伦敦东部哈克尼区(Hackney)莫斯布恩社区学校(Mossbourne Community Academy)的陌生地盘。我无助地摇了摇头,这个娃看起来要哭了。我也想跟他一起哭。

半学期过后,我知道该怎么回答那个孩子了。我昂首阔步地走在校园里,戴着自己写着“教员”字样的红色挂绳,不再自觉心虚。在我任教第三周的开放参观夜,准家长们一看到我花白的头发,都以为我教了大半辈子书,而不是短短几天。我也找不到纠正人家的理由。

然而击败我的还有另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几乎每个我遇到的人都会问我:“教书怎么样?挺享受不?”

我的答案似乎关系重大。大约一年前,我和别人联合创办了Now Teach,去说服其他中年专业人士放弃他们舒适的工作,重新受训当教师。大约有40人和我一起在伦敦各式各样的中学培训,主要教数学与科学。现在我们又开始招人了,想劝说更多的人在明年加入这一崇高的职业。

不好意思,“享受”这个词无法表达我对自己这份新工作的感受。九月以来我体重下降了7磅,总怕自己出洋相。像我这样,卷入要拿着白板笔在电子白板上写字的麻烦事可没啥享受的。还有,费劲吧啦地去记一大堆名字,还得时刻警惕学生是不是开小差了,结果不留神自己算错数,被一个学生给指出来了,这也不是什么享受的事。

有个词能更贴切地描述出我的教学“初体验”,那就是痴迷。这有点像刚开始一段充满激情的恋爱关系。我时而感到开心——当我成功地解释出怎么将循环小数转换成分数时——紧接着又陷入绝望。即使周末不用为课前会议挣扎着爬起床,我也会在天亮前醒来,满脑子都是零碎的教案和我那些学生的脸。

一位和我一起在Now Teach参加培训的朋友,原先是一名高级公务员,她说教书有点像养娃。无论事前别人向你传授了多少经验,真的做这件事时,你都会猝不及防地发现这件事有多么可怕、多么困难,但又多么令人满足。

对我来说,教书像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养娃。26年前我家老大出生了,那是我这辈子头一回有比自己更迫切需要我去关心的东西。成为一个老师就已经在职业上实现了同样的奇迹——教书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学生,更具体地说就是为了让他们学一些数学知识。

第二种出乎意料的乐趣是我成了学校里最秀逗的新手。我原以为这会很丢人,但却奇怪地感到被解放了。没人指望我能立马胜任——我是个实习老师。我要做的就是每天进步一点点,鉴于我的起点如此之低,这实在太容易了。

我已经知道怎么教学生;怎么给学生发放资料最有效率;说话不要太多——或太快。虽然我与电子白板仍不共戴天,但有时我也能让这玩意服从我的意愿。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