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数据

数字时代的统计数据可信吗?

邰蒂:随着经济活动转向线上,人们担心,政府统计人员可能无法像追踪真实世界那样准确地追踪网络空间的活动。

不久前,零售机构梅西百货(Macy's)董事长特里•伦德格伦(Terry Lundgren)在纽约经济俱乐部(Economic Club of New York)的一次活动中采访了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他们谈了很多关于经济、减税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话题。但在我看来,最有趣的时刻出现在伦德格伦请罗斯谈谈美国人口普查的时候——美国商务部每十年开展一次人口普查。

美国下一次人口普查将在2020年进行,对罗斯来说将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时刻:他的首份工作是一名不起眼的人口普查员。他知道,在当前的气候下,人口普查将会受到密切审视。它还会带来巨大挑战——从让一些社会群体相信政府并准确填写表格,到普查过程带来的网络安全挑战(2020年的普查将是美国首次接受在线填写问卷)。罗斯表示:“我们将不得不培训50万人。”

伦德格伦更担心另一个问题:能够相信普查数据吗?或者他其实是在说,我们现在能够相信最近的经济数据吗?在私营领域,可以很容易地算出梅西百货销售了多少件连衣裙,或者有多少员工轮班——但是实体店销售的比例正在迅速萎缩。随着业务转向线上,伦德格伦等CEO们担心,政府统计工作人员可能无法像追踪真实世界那样准确地追踪网络空间的活动。他问罗斯:“你真的(衡量)它了吗?”语气听起来充满了惊人的怀疑。

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毕竟,我们的经济衡量体系(从GDP到生产率)擅长计算有形的东西,但在量化服务的价值时力有不逮。就网络空间来说,问题更加复杂。例如,技术变革改变了我们的产量概念:如果智能手机或者公司IT系统的性能增长一倍,但价格保持不变,这种“改善”应该记录在GDP、投资或者生产率数据上吗?

还有一个更为微妙的问题:21世纪发生的许多交易没有任何货币交换。比如,想想智能手机上的“免费”应用。这些应用其实并不是免费的,因为你只有通过放弃个人数据或者让自己成为不同广告的目标才能获得它们。这是易货交易,而非货币交易。

然而,易货交易的问题是,经济学家们往往以为它已经完全过时,现代统计学可以忽略它们。更具体来说,由于统计只以货币价值衡量活动,易货交易就被自动忽略了。

经济人类学家有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货币是一种社会架构,只是把社会凝聚在一起并创造“价值”的多种交换之一。实际上,正如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教授大卫•格雷伯(David Graeber)说的那样,社会信用、易货交易和货币在整个人类历史上的不同社会中共存。如今的数字世界也不例外:用数据交换服务是网络空间的基础,即便它因为没有被统计在GDP当中而造成了差距。

这些差距有多么重要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一些经济学家坚称,我们质疑统计数据是错误的,因为现在的数据并不比过去不准确。毕竟,技术变革一直是过去两个世纪的特征,一些活动总是发生在“市场”以外,而在官方统计中这些活动往往被忽视;想想幼托吧。

其他经济学家认为,技术变革的速度带来了特别的问题。上月,我参加了在阿斯彭举办的一个经济会议,哈佛大学(Harvard)教授马丁•费尔德斯坦(Martin Feldstein)带着数篇学术论文辩称,未能准确追踪数字活动正严重扭曲数据。最引人注目的是,有关生产率的官方数据最近出奇的低。这可能表明经济疲弱;然而,费尔德斯坦认为,这只是表明统计学家在数据中忽视了关键活动。

今年夏季,我听到一位央行行长和一群硅谷首席执行官在用餐时就这类生产率数据展开了激烈讨论。这位央行行长承认,他对数据感到担忧,他担心这些数据表明经济缺乏动力;然而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们坚称,统计学家未能衡量他们所在行业的爆炸性增长。“数字活动没有合理计入,”一位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生气地说,“我不相信(GDP)数据。”

我们没有办法确定哪种观点正确,除非生产率数据开始朝着更合理的方向变动。但下一次当你买衣服(或使用一款免费应用软件)时,我们有必要考虑一下伦德格伦的问题;以及美国商务部是否最终有答案。就像裙子合不合身一样,经济的规模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仁者见仁。

译者/何黎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