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欧洲

书评:欧洲新强人欧尔班

巴伯:伦德沃伊写的关于匈牙利领导人欧尔班的传记,透彻地解释了近些年来匈牙利民主自由大倒退背后的原因。

在欧盟(EU)内,没有哪个国家的领导人像匈牙利的主人欧尔班•维克托(Viktor Orban)那样在国内掌握至高权力。1998年至2002年担任总理时尝到权力之后,欧尔班于2010年通过一次压倒性的选举胜利重掌了权力。过去7年里,他对欧盟表现出轻蔑态度,并系统性地破坏了1989年匈牙利共产主义终结之后被置入其政治制度中的制衡机制。

很难想象54岁的欧尔班将输掉明年的议会选举。反对派处于分裂且士气低落的状态。无论如何,欧尔班于2012年修订了选举法,此番修订明目张胆地对他所在的执政党青民党(Fidesz party)有利。这确保了青民党在2014年选举中获得压倒性的多数席位,并注定将在2018年产生同样的结果。

正如保罗•伦德沃伊(Paul Lendvai)在他的那本充满思考、引人入胜的人物传记《欧尔班:欧洲的新强人》(Orban: Europe’s New Strongman)中所评述,匈牙利政治学家们围绕如何定义欧尔班引以为豪的不自由政权而争论不休。

有人称之为“法西斯变种”。另有人称之为一场“新集体主义、新共产主义实验”。这些标签看来过于夸张,或者离题太远。

可以说,两位有匈牙利政府工作经验的人士的表述更为准确。前教育部长毛焦尔•巴林特(Balint Magyar)表示,欧尔班政权是“私有化形式的寄生政府、教父家族利用政治与公共权力工具经营的一项经济事业。”毛焦尔因发明了“匈牙利黑手党政府”一词而闻名。

前文化部长博佐基•安德拉什(Andras Bozoki)表示,欧尔班领导的是一个“威权制度特色重于民主特色的混合式政权”。

即使这一描述看来太温和,它却抓住了重要的一点,而且得到了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教授扬-维尔纳•米勒(Jan-Werner Müller)的认同。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治下的俄罗斯不同的是,欧尔班的反对者没有被干掉。批评者在布达佩斯举行示威游行。他们占领了媒体中的一些位置。然而,从2010年以来,真正的权力似乎不大可能易手。

现年88岁的伦德沃伊出生于匈牙利,是作家和记者,在1956年的反共产主义暴动之后,他离开祖国,前往奥地利。近些年来,他一直是欧尔班阵营的眼中钉,以及青民党媒体抹黑宣传的目标之一。在他看来,欧尔班“对匈牙利社会的灾难性的政治、道德、经济和文化两极分化所起的作用,大于1989年以来的任何其他匈牙利政客”。

伦德沃伊这本书的价值在于,他透彻地解释了,1989年之后的匈牙利制度何以在欧尔班的攻击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四条因素很突出。第一条是欧尔班的黑暗天赋。“在欧尔班的政治犬儒主义、演说家才能和阴谋天赋方面,布达佩斯或布鲁塞尔没有哪个政客能与他媲美,”伦德沃伊写道。

第二条因素是匈牙利左派,伦德沃伊厌恶地把他们描述为“一个恶心的蛇坑,里面是老式共产主义者和把自己装扮为社会民主主义者的左翼野心家”。伦德沃伊表示,政治左派在当权时的道德破产和经济无能,为欧尔班在2010年选举中获胜、以及迅速创建“一个被巧妙掩饰的威权制度”铺平了道路。

第三,匈牙利在1989年之后从共产主义向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的转变,令许多匈牙利人感到失望。对卡达尔•亚诺什(Janos Kadar)时代的怀旧情绪有所上升。卡达尔是1956年至1988年期间匈牙利相对克制的共产主义统治者。

最后一条、但也很重要的因素,是《特里亚农条约》:匈牙利无法不对这份1920年的苛刻条约耿耿于怀。该条约导致数百万匈牙利人至今未能回到这个一战之后的国家。大多数匈牙利政客都想要利用一种民族损失感。欧尔班在这件事上做得最好。

由于波兰更大,所以欧盟倾向于认为,在华沙执政的保守民族主义者,相比欧尔班对欧盟未来构成的威胁更为严重。但是,如果说匈牙利现代历史的两个主题是民族观念的实现和对于自由政治秩序的渴望,那么欧尔班选择了哪个主题,已是确定无疑了。

本文作者为英国《金融时报》欧洲版主编

《欧尔班:欧洲的新强人》,作者保罗•伦德沃伊,Hurst出版公司出版,零售价20英镑

译者/何黎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