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十月革命

“革命之母”:100周年和50周年

丁学良:100年前的俄国革命为“革命之母”似无争议;在我看来,50年前的中国文革则为设计中的“革命之母”。

今年11月7日是俄国1917年十月革命的100周年纪念日(俄国旧历10月25日,新历11月7日)。这场革命被比较政治社会学和历史学称为“20世纪革命之母”(The mother of revolutions),因为它的意识形态、组织方法和领导模式激发和启迪了随后许多场规模不等的革命运动,遍布几大文化圈和诸多地区;其深刻和剧烈的影响,几乎贯穿了整个20世纪,并延续至今。不用多加解释,众人皆明白,俄国十月革命在全球留下的最宏大的体制性恒产,目前显然就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国家机构体系。

近代以来的革命甚多,但极少堪称“革命之母”

近代以来的数百年间,革命此起彼伏,林林总总,然而能够被社会科学界称为“革命之母”的,实在不多。从笔者的研习范围来看,有的革命运动虽然规模大、成果也大,但并没有激发和启迪其它文化圈和多个地区兴起相同性质的革命运动、并结出类似的果实,就不适于被冠以“革命之母”的称号,即便世人对它极为推崇,比如说美国的独立战争那场革命。甚至1949年成功的中国革命,尽管它影响到当时占全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群体之命运,但是否可以被称为“革命之母”,也是颇有争议的。因为这场革命的首要领导者毛泽东本人在胜利前夕就承认:“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建立了中国共产党。接着就进入了政治斗争,经过曲折的道路,走了二十八年,方才取得了基本的胜利”(《毛泽东选集》合订本,北京:人民出版社1967年版第1360-1361页)。也就是说,在毛自己的回顾和评价里,他参与并领导的这场革命还是沿着十月革命开辟的道路走过来的,是那场“革命之母”在中国土地上结出的丰硕果实。

但是,20世纪发生在中国土地上的另一场革命,它的发动者和首要领导者却对之评价异乎寻常的崇高,将其视为他本人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最特殊、最重大的贡献,这便是1966年开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当年官方意识形态对它的正式定义是“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大革命”。正如毛泽东亲自修改和定稿的那篇纲领性文件所表述的:“毛泽东同志提出的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天才地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无产阶级专政时期阶级斗争的观念,天才地发展了无产阶级专政的观念,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树立了第三个伟大的里程碑”(《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编辑部重要文章:“沿着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开辟的道路前进”》,1967年11月6日刊出,此份文献随即在全国各级党报的头版转发)。

“革命之母”——实现了的和设计中的

在整个毛泽东主政时期的中共文献里,从来没有把他参与领导的到1949年成功的那场革命置于“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第三个伟大的里程碑”这样至高地位上作权威的界定,可见在毛本人全部政治生涯的视野和展望中,“文革”才是他对全人类共产主义革命前景独一无二的理想投射和行动规划(王年一:《大动乱的年代》,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162-163页)。换言之,毛本人真诚地相信,“文革”将成为未来的“革命之母”——对此他反复论证:“现在的文化大革命,仅仅是第一次,以后还必然要进行多次”(《人民日报》1967年5月18日头版)。因为在毛看来,若是缺少了“文革”这样的革命运动,即便俄国有了十月革命的胜利,其成果也是保不住的,最终半途而废,它建立起来的一整套正宗社会主义制度都变色变质、彻底溃烂了。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