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印度经济

莫迪的改革削弱印度经济能力

拉胡尔•甘地:在印度,真正能够应对中国挑战的是印度中小微企业群体,而莫迪的改革对它们造成了致命打击。

一年前,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绕过印度央行(Reserve Bank of India),将他的内阁锁在房间内,宣布了单方面决定的独断的废钞政策,而且仅仅在4个小时后就予以生效。一夜之间,86%的印度货币价值退出了流通。

莫迪宣称这项决定旨在根除腐败。12个月过去了,在印度正面临严峻的全球性挑战之际,他唯一根除的是我们对一度蓬勃发展的国内经济的信心。

废钞消灭了印度2%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破坏了非正式的就业领域,并摧毁了数百万辛勤工作的印度人的生活。根据印度经济监测中心(The Centre for Monitoring Indian Economy)的估算,在2017年头4个月里,逾150万人因废钞而失业。

今年,仓促出台且概念不清的商品和服务税对我们的经济又是一个打击。这种税收制度极为官僚主义和复杂,它破坏了个体店主和中小企业的生计,创造了一个给予官员无限权力的现代版“许可证制度”(Licence Raj)。

两项举措发生在全球性因素对印度经济模式提出特别要求之际。一个国家的主要职责之一就是为其民众提供就业。中国对蓝领工作的全球垄断,使其他国家面临根本挑战。这造成了数以百万计的愤怒工人在投票箱表达自己的不满——无论是在选举莫迪、支持英国退欧还是在选举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时候均是如此。

莫迪等经过民主选举产生的独裁者的崛起受到两个因素的推动:一个是连通性的大幅增强及其对机构的深远影响;另一个是中国在全球就业市场上的主导地位。

在民主国家,信息一度存在于只有少数人才能访问的机构孤岛。互联网摧毁了那些垄断者。连通性及其带来的透明对世界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但同时也对我们的机构体制造成了不可挽回的破坏。由此导致的撕裂创造了一个强人可以肆意妄为的环境。

在就业方面,尽管西方将全球化、自由贸易和开放市场誉为通往乐土之路,但它们也掏空了自己的制造业群体。西方和印度的资本家没有管理自己工厂内的劳资冲突,而是决定将制造活动转移至海外。

与此同时,在上世纪70年代对国内激增的社会问题采取压制策略的中共,开始接纳西方世界的劳资冲突。正如邓小平所言,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如今,中国猫牢牢捉住了全球制造业这只老鼠。

中国政治组织结合通讯技术,在制造业领域掀起巨大变化。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制造业仅占全球商品产值的3%,如今该数值已接近四分之一。它们的成本低于西方竞争对手;它们大规模生产;而且不受异议、工人权利或透明度的干扰。官方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平均每天创造5万个就业岗位,而莫迪领导下的印度平均每天仅创造500个就业岗位。

这种优势也有惨重的代价——中国民众没有言论自由,不能提出异议或者质疑,那些敢于异议或质疑的人很快受到严厉惩罚。这不是印度应该效仿的模式。

在存在连通性、但没有来自中国生产率的威胁的情况下,西方和印度仍然会有蓝领就业岗位。假如只受到中国生产率的威胁而没有连通性,经济将会受到影响,但机构职能不会受到挑战。目前正是这两个因素结合在一起造成了破坏。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