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职场

职场上好人没前途?

雅各布斯:商业界有一个说法:好人总要吃亏。那么,在职场上,如何在被人尊重和被人喜欢之间取得平衡?

当小说家克莱尔•梅苏德(Claire Messud)被问及她是否愿意与自己小说《楼上的女人》(The Woman Upstairs)中愤怒的主人公诺拉做朋友时,她脱口说道:“我的天,这算什么问题?你想跟亨伯特•亨伯特做朋友?你想跟……哈姆雷特、克拉普、或俄狄浦斯做朋友?”

“如果你阅读是为了找朋友,那你麻烦可就大了。我们阅读是为了探索生命,探索其所有可能性。有意义的问题不是‘这个人物能成为我的朋友吗?’而是‘这个角色是否鲜活?’”

梅苏德指出,同样的问题就不会问到男主人公身上。另一位女小说家梅格•沃利兹(Meg Wolitzer)——写过《乐在其中》(The Interestings)等小说——指出一种趋势,如今流行“睡衣派对小说——好像书中人物都是你好朋友的化身”。

在小说中,女性的魅力是个令人苦恼的问题,就像在办公室一样。

读鲍康如(Ellen Pao)的新书《复位》(Reset)让我产生了这种想法。这本书讲述了她在硅谷风投公司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的工作经历,以及导致她指控凯鹏华盈存在性别歧视的种种事件。在庭审过程中及新闻媒体上,她被描绘成一个冷冰冰、不招人待见的女人。在这本书中,她显得冷漠,偶尔还很超然,尽管如此,她仍对世事保持着浓厚兴趣。

有关魅力的问题也困扰着鲍康如本人;这个问题似乎令她困惑不已。她说她的许多男同事在获得成功的同时好像并不在意自己被不被别人喜欢。人们常常拿不同的标准来看待女性:太热情会被认为耳根子软,太公事公办又会让人觉得冷漠清高。

女性常常被告知,如果想取得成功,就别再委屈自己去取悦别人。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谢里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曾说,随着女性变得更强大,她们确实会被认为不那么讨人喜欢了:“我看到很多女性因此而退缩。”

然而,为如何在被人尊重和被人喜欢之间取得良好平衡而烦恼的不仅仅是女性。就在前不久,我听人说起一位男同事,说他就是为人太好了,仿佛这种性格阻碍了他事业的发展。

毕竟,商业界有个说法,好人总要吃亏。锋芒毕露是创造力的使女,凡此种种。

围绕行迹恶劣的创造天才有一个神话。Quartz上一篇题为《几十年来硅谷将史蒂夫•乔布斯奉为偶像——并最终为此付出了代价》(Silicon Valley has idolised Steve Jobs for decades — and it’s finally paying the price)的文章,抨击了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写的乔布斯传记,说这是一本献给那些为自己的坏脾气寻找通行证的老板们的手册。这篇文章谴责这一神话造就了一帮领袖人物的拙劣模仿者,这些人毫无魅力。其中大多数也缺乏天赋。

没人愿为重视友情甚于才干、任人唯亲的家伙工作。这种人可能会逃避做出艰难的决定或不愿给出逆耳但有建设性的反馈。这会导致一种莫名的不安。

然而,略施手腕博取他人好感确实有可取之处。《论浑人》(The No Asshole Rule)一书的作者罗伯特•萨顿(Robert Sutton)曾告诉我,大量实验证据显示,这往往比能力更重要。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詹姆斯•韦斯特法尔(James Westphal)与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的伊塔•施特恩(Ithai Stern)经研究发现,在公司的董事会中,讨人喜欢会让你获得更多人的支持。他们总结了这对于一位名叫弗雷德的虚构董事的影响:“一年中弗雷德只要付出一点点巴结——说几句恭维话,再加点小恩小惠,在战略问题上少提点不同意见;把这些加起来,让董事会任命弗雷德做CEO或让提名委员会提名他的几率就会上升70%以上。”

不久前我参加了一位世交的葬礼,此人的职业生涯就像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葬礼上满是他家庭和工作上的朋友。

俗话说,没人在临终前会后悔参加的会议太少,仿佛开会就是工作生涯的全部意义所在。我环顾四周,眼前的情景提醒了我,比金钱和成功更重要的是什么。职场或许也能成就伟大而长久的友谊。

译者/偲言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