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教育

中国应建设什么样的婴幼儿童照护体系?

陈振铎:中国在国家层面迟迟未进行三岁以下儿童照护体系建设,导致家庭需求被各种非专业力量和资本控制。

11月8日,上海携程亲子中心爆出虐童事件:由携程公司投资设立、第三方机构管理、面向本企业员工子女、托儿所性质的亲子中心,出现教师虐待儿童的行为,还给儿童喂不明刺激食物。虽然携程迅速做出反应,但该事件仍在网络快速发酵,又一次刺激了社会对于儿童教育问题的敏感神经,加剧了中产阶级焦虑情绪。

该事件及类似事件,如6月22月杭州“蓝色钱江”保姆纵火案,7月31日传出的中国引进菲佣的消息,以及层出不穷的天价亲子早教园和幼儿园等社会现象互相交错,背后关联着一个共性问题,即中国在国家层面迟迟未进行“三三制”(3个月-3周岁)儿童照护体系建设,使育龄家庭的这个需求被各种非专业力量和资本控制,代价非常高昂。

从西方发达国家的实践来看,0-3个月属于产假和哺乳假期,由家庭自主和医院保障,3周岁起由国民教育系统保障。3个月至3周岁的婴幼期,儿童看似无记忆意识、不会主动学习,但很多研究已显示婴幼儿已在模仿外界信息,因而,家庭提供营养健康照料和人身安全看护保障为主、教育为辅,把这个阶段的儿童照护纳入到公共家庭保障和教育系统,成为共识。

中国近年通过建设日托中心等系统缓解了老年人照护问题,但儿童照护完全没有得到重视,既未得到学界充分讨论,公共部门也权责零乱,导致该领域国家公共服务仍是空白,远远不足,使得家庭和社会以各种非专业化的补偿性措施应对。

一方面是育龄家庭的中青年夫妇,或者妇女当全职妈妈,或者让本应享受老年生活的老人隔代照护儿童,或通过籍贯识别,通过私人关系和家政组织,选择保姆照看小孩。全职妈妈对女性自由的影响,以及老人隔代照护儿童形成的问题众所周知。家政目前只能解决看护问题,解决不了照料和教育问题。保姆和雇主之间也不是单纯雇佣关系,保姆熟悉雇主家这个属于隐私的世界,但雇主对保姆则很难周知情况,模仿香港社会的那种菲佣制、保姆电梯和佣人房,除了彰显阶级身份,解决不了公共问题。

另一方面,在国家作为中间人身份未平衡好这项公共服务时,社会还要面临全球化和资本化等更强大的势力以市场的名义进行的补偿。这造成的后果是,家长和社会被各种瞄准商机的早教机构把控,互联网上的各种碎片化知识或者所谓“英美权威教学法”主宰社会认知,一些机构以哈佛、剑桥、牛津、伊顿为噱头作为卖点,甚至还利用自媒体炒作各种社会事件,刺激中产阶级焦虑情绪,利用这种焦虑情绪进行教育营销。于是,本属于严肃事务的婴幼儿照护和教育,变成了一门生意。

中国并不是没有过优质的婴幼儿照护系统。在进行市场化改革之前,中国通过国有或集体厂矿企事业单位内部办社会事业,系统建过托儿所体制。在阿涅斯•瓦尔达的传记纪录片《阿涅斯的海滩》中,有一段记录了导演在1957年的中国旅行经历,令她惊奇的是,中国当时的托儿所对婴幼儿照护非常细致和丰富。笔者的观察发现,建国以来直到90年代末期,当时还未出现大规模城市化高潮,虽农村地区是空白,但单位制托儿所在城市地区还是非常完备的,国营单位基本上都有自己的托儿所来为本单位职工提供保障。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