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纽约范儿

美国捅不破的枪械自由神话

刘裘蒂:为什么在这么多的枪击案后,美国政府似乎仍然无能为力?为什么枪支管制和和持枪权利成为对立议题?

11月5日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个600人口的小镇萨瑟兰普林斯,一名手持半自动突击步枪和两支手枪的歹徒冲入一座教堂里杀害了至少26人,另外有20人受伤。正在东亚访问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记者说:“我们国家有很多精神健康问题,但这不是枪支问题。”

特朗普急着套用共和党政客的台词,但是这并无法消弭层出不穷的大型枪击事件后,美国社会必定再度爆发对枪支管制的论战。

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发生了三起美国近代历史上前五名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包括10月初在拉斯维加斯音乐节中“独狼”狙击手造成58人死亡、数百人受伤的大屠杀;2016年奥兰多“脉动”夜总会的射击枪杀了49人。在这之前,2007年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枪击事件造成32丧生,以及2012年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学发生的枪击案,造成26人遇难。

民主党的奥巴马总统曾在2015年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如果你问我哪里是最让我感到沮丧和最困难的地方,那就是美国是世界上一个先进的国家,但即使面对反复的大规模杀戮,却没有足够的常识性、枪支安全的法律。”

为什么在这么多饱受关注的枪击案后,美国政府似乎仍然无能为力?为什么枪支管制和持枪权利变成了美国政治上,民主党(主张加强监管)与共和党(反对加强监管)对立站队的标签性议题?

美国人和枪支的罗曼史

美国人在国际上的刻板印象,是好莱坞西部片里面耍玩枪耍酷的德州牛仔。美国人的确比其他国更爱枪吗?据2013年的估计,美国平民拥有2.7亿至3.1亿的枪支,而 35%到42%的美国家庭至少拥有一把枪。

自从1990年代以来,关于美国枪支供应和枪支暴力的辩论,聚焦在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中的公民武装权利问题,以及政府有预防犯罪和死亡的责任。枪支管制的支持者说,广泛或不受限制的枪支权利阻碍了政府履行保护公民安全的责任;枪支权利的支持者反对限制枪支,因为它们可以用来自卫、狩猎、体育活动和防止暴政。

这次德州枪击案,便是因为有勇敢村民武装持枪中止歹徒继续杀戮,并且和其他村民登上一辆福特越野车追逐逃犯,这正好呼应了枪支维权人士的观点:守法的公民拥有枪支所有权可以减少犯罪。但是倡导枪支管制的人士则认为,不让犯罪分子有机会拿到枪支才是治本的方式。

照理说,德州枪击案枪手没有资格购买用来杀人的枪械武器:他因为用极度暴力殴打配偶和继子而受到军事法庭审判,曾服刑一年并被开除。不幸的是,空军单位没有呈报军事定罪,因此凶手的犯罪处分并未出现在买枪前背景调查的联邦数据库中。

要看这两个对立的观点,先要了解美国的枪支文化,如何承袭了先民的狩猎传统、民兵传统和边界传统,深入这个国家的心灵架构。

美国自殖民时期便奠定了狩猎传统,除了作为食物的辅助来源,也是对动物掠夺者的威慑。射击技能形成美国农村男子和与环境搏斗之间的联系,也是进入男子汉的“成人礼”,这种心理架构,成为枪支文化的核心情感因素。

在美国革命之前,殖民地缺乏预算、人力和组织维持一个全职的军队,因此所有公民都必须服兵役,包括提供自己的弹药和武器。直到1890年代美国才由强制性的普遍性民兵义务,逐渐演变为自愿的民兵部队,战事防御转而依靠正规的军队。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