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儿童

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愤怒与思考

周健:此事引发如此大的社会恐惧,是因为每个养孩子的人都知道,无论自己多么强大,孩子都有被欺凌的可能。

昨天,我从四川回北京,一路奔波不息,手机里乒乒乓乓地在推送“携程亲子园虐待儿童”的新闻。晚上,该视频进入热门第一名,上海长宁区教育局发言人对记者说:携程亲子园未在教育部门备案,第一责任人是妇联。

我想问问上海市长宁区教育局的相关领导,2016年2月18日,携程亲子园在开业一周后,便因没有获得教育行政许可,被“叫停”了。为何在2017年6月1日,“携程亲子园”被列为2017年上海市政府实事项目“公共托育服务”第一批试点项目之后,在依然没有获得行政许可的情况下,可以大张旗鼓地开业,并于6月6日,在上海市人民政府官方网站“中国上海”发布消息说,在有区教育局参加的联合验收中验收合格。说实话,我就想质问一下上海市长宁区教委党办主任邓丹萍,你们究竟在用什么姿势学习“十九大”报告中的“办好学前教育”?难道教育行政许可在你们那里就是一个“管民不管官”的东西?

“携程亲子园虐待儿童”事情的经过大概是这样的:根据在网上传开的视频,一名幼师将一名幼儿的书包摔在地上,又一下子推搡小女孩,使她的头撞在桌子的角上。随后,还有视频显示,携程亲子园用让幼儿“吃芥末油”惩戒这群不超过3岁的孩子。有家长在视频里哭诉,“半个小时就喂了孩子半管芥末油”,“一个小时就拉了6次,10分钟就拉一次!”

此外,还包括给幼儿喷消毒水,吃安眠药等行径……

有人说,类似于“携程亲子园虐待儿童”这样的社会恶性事情之所以层出不穷,是因为中国人在忙着把宇航员送上天,没有时间写出一部 《虐待儿童法》。这些人可以冷静下来想一想:负责学前教育的行政主管部门,在未依《教育法》获得“办学许可”的“携程亲子园”大张旗鼓开业半年之久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负责妇女儿童权益保护的妇联,天天在讲《未成年人保护法》,却在自己100%控股的下属机构里发生了令人震惊的“虐童事件”。还有那些说孩子是心头肉的父母,除了愤怒和哭泣,其实什么都不会做。想一想这些画面,是不是觉得多写出一部《虐待儿童法》,如果掌握在这些不作为的部门手里,不过是多写出一部笑话而已?

我个人并不赞同把0-3岁的幼儿送去接受“早教”。这样的父母很可能是把过去以大人观念为主的“家庭野蛮养殖”变成了工业化的“商业野蛮养殖”。生育与女性相关,在孩子0-3岁成长的紧要关头,许多有中国特色的早教专家四处对还在产后抑郁中没有走出来的妈妈说:早期教育能促进幼儿大脑的发育,对孩子心理和生理的发展都起能到促进作用。

我觉得这些早教专家首先应该向遗传学专家学习,告诉那些刚刚生过孩子的母亲,遗传是决定一个人性格脾气特征的主要因素,每个孩子因为遗传而变得性格迥异,因材施教才是教育的根本。早教本身没有错,但正确的幼儿早期教育是父母一定要参与其中的。如果父母觉得养育孩子是件麻烦事,而认为把孩子扔给早教机构,自己就可以省时省心,那么孩子在托儿所被不称职的老师打骂的事情恐怕就难以避免。

“携程亲子园虐待儿童”之所以引发如此大的社会恐惧,是因为每个养孩子的人都知道,无论自己多么强大,自己的孩子都有被欺凌的可能。如果整个社会的强者平时缺少对“弱者”的尊重,做为“最弱者的儿童”无论养育方法多么科学,依然逃不脱野蛮暴力的魔掌。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