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身份认同

不要用单一身份标签加剧分裂

库柏:没有人“只是”穆斯林,或者“只是”加泰罗尼亚人。将众多有着种种差异的人仅仅归于某一类是很荒唐的。

我非常喜欢加泰罗尼亚,但加泰罗尼亚的分裂主义者正在让人民分裂。他们的口号是,“西班牙偷走了我们的东西!”或者“加泰罗尼亚不是西班牙”。此类口号把人民分成了两个对立的群体,每个人都有一个单一身份:我们(加泰罗尼亚人)和他们(西班牙人)。你必须是非此即彼。西班牙政府拘禁分裂主义领导人,无意中加剧了这种分裂。

还有一个以单一身份来思考问题的人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正如其所言,你是美国人或者是穆斯林,你是一个真正的美国人或者是自由主义精英。单一身份有一种简单的快乐:找到本质身份,然后嘲讽非同类身份的敌人。与你的身份一起出现的还有一套永远不需要经过现实检验的随意观点。

但是以单一身份思考问题会导致冲突。专注研究西班牙历史的英国历史学家JH•埃利奥特(JH Elliott)将加泰罗尼亚描述为“过去一两年来一个非常不快乐的社会”,在这个社会里,“家人之间互不沟通”。一些不满的加泰罗尼亚分裂主义者可能很容易演变为“巴斯克祖国与自由组织”(ETA)或爱尔兰共和国军(IRA)这样的恐怖主义集团。

1998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哲学家阿玛蒂亚•森(Amartya Sen)有一个更好的想法:摒弃单一身份,并且明白每个人都有多重身份。森在11岁的时候就开始思考这些问题。1944年的一天,在达卡(当时在英属印度),一个名叫卡德•米亚(Kader Mia)的穆斯林工人流着血,跌跌撞撞地走进了森家的花园。米亚在印度教徒与穆斯林的街头骚乱中被捅伤了。森在《身份与暴力》(Identity and Violence)一书中回忆说:“卡德•米亚躺在我腿上流血的时候,我无能为力。”米亚很快被森的父亲送往医院,但终因伤势过重死在了那里。

森永远不会忘记他。如果那个行凶的印度教徒把他看作是印度人、孟加拉人或者贫穷的男人,而不是把他视为穆斯林的话,那么米亚就不会死。那么米亚是谁?我们又是谁?森有一个非常简单的答案:米亚有多重身份,我们都有多重身份。

没有人只有一种身份。例如,一个受到误导的说法是,“我是印度教徒,而你是穆斯林”(尽管在当今印度教民族主义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领导下的印度,许多人正是这么说的)。没有人“只是”穆斯林,或者“只是”加泰罗尼亚人。将数以百万计有着不同生活经历、性别、年龄、社会阶层和情感的人仅仅归于某一类是很荒唐的。更糟糕的是,将人们以单一身份自动区分开,会让他们彼此对立。如果你不断告诉某个人,他只是加泰罗尼亚人,与非加泰罗尼亚人完全不同,他最终可能会相信这一点。

实际上,在民调机构Metroscopia上月为西班牙《国家报》(El País)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中,76%的加泰罗尼亚人表示,他们既是加泰罗尼亚人也是西班牙人。在巴塞罗那,支持西班牙统一的示威人群高举的横幅上画的是,加泰罗尼亚区旗、西班牙国旗和欧洲旗帜被一颗心环绕着,原因就在这里。还有一些抗议者使用的是西班牙语和加泰罗尼亚语口号:“Hablemos/parlem”(让我们讨论吧)。我最喜欢的一面横幅上写着:“国旗只是一块布。”

在Metroscopia所做的调查中,只有19%的受访者认为自己只是加泰罗尼亚人。而他们每个人都还有很多其他身份。一名加泰罗尼亚分裂主义者可能同时是一名三十几岁的母亲、女儿、药剂师、巴塞罗那本地人、凯蒂•佩里(Katy Perry)的粉丝、欧洲人等等。她的一些身份可能与马德里的一位西班牙民族主义者相同。正如森所言:“在我们这个麻烦不断的世界里,和谐的主要希望在于我们身份的多重性,它使人们彼此交织,消除严重分歧。”没有人是由一两个人口统计要素构成的漫画人物。我们并不完全相同,但我们确实有共性。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