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外对话

高端访谈:欧洲与中国将提振全球气候行动雄心

在波恩联合国气候大会上,各国政府将就《巴黎协定》签署之后的后续行动方案展开磋商。在这个关口,有几个问题非常关键。

在2017年波恩联合国气候大会上,各国政府将就2015年《巴黎协定》签署之后的后续行动方案展开磋商。在这个关口,以下几个问题非常关键:我们距实现1.5℃或2℃温控目标要求的减排量还有多远?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将对本届大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此外,欧洲与中国是否已经准备好带领各成员国,共同提高全球气候雄心?

我们采访了两位分别来自欧洲和中国的杰出的前气候谈判专家——欧洲气候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劳伦斯•图比娅娜和能源基金会北京办公室总裁邹骥教授。虽然气候行动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看似仍在不断向前推进,但行动与目标之间尚存在较大差距。

中外对话(以下简称“中”):从全球看,我们距实现地球1.5℃或2℃温控目标所需的减排量还有多远?

劳伦斯•图比娅娜(以下简称“图”):我们必须认识到,当前各国总的自主贡献量并不足以实现全球减排目标。

举例来讲,我们知道到2030年全球排放量将不会达到峰值。当前各国所提出的减排承诺最多只达到了所需减排水平的三分之一到一半左右。因此,全球减排缺口依然很大。

中:您如何评价《巴黎协定》签署以来,欧洲成员国的行动?

图:欧洲必须做出更大的努力,尤其是在实现2030年目标的问题上。有迹象表明,欧洲的国家正各自采取更加雄心勃勃的行动。 法国计划到2040年停止销售汽油车和柴油车,并在205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些都比整个欧洲层面的行动计划要更进一步。

一些国家已经决定在2022年之前逐步淘汰煤炭(例如意大利), 并在2040年达到零排放。能效方面的投资也至关重要。 瑞典、丹麦、英国、德国等国也在采取类似的措施。

基于此,我认为每个欧洲国家都能拿出比现有的2030年减排承诺更加具有力度的目标。这才是此刻需要做的。

这并不是说我们要修改之前各国的国家自主贡献量,对此还没有达成共识。不过,每个国家都可以采取新的步骤、计划或决策。我看到有积极的迹象表明,欧洲之外的国家也正在这样做。

中: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会对今年的谈判产生怎样的影响?国际社会对于中国填补领导力空缺给予了怎样的压力?

图:随着美国的退出,每个国家都在观望其他国家的行动,尤其是欧洲和中国的行动,看他们是否愿意承担更多。此事是全世界共同的责任。在欧洲,每个国家都愿意付出更大的努力,我们当然希望中国也能如此。

我们不能否认差距的存在,并且一致认为我们需要取得进展。因此,每个人都承受着压力。中国政府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我认为,肩负压力的不单单是中国,这是一个联合行动,压力是共担的。

习近平主席近来多次提到中国在全球领导力中的角色。有积极的迹象表明,中国已经在国家自主贡献量的基础上采取了更多的行动。其煤炭、零排放汽车、绿色金融等政策中都出现了一些令人鼓舞的内容。

邹骥(以下简称“邹”):《巴黎协定》中明确界定了包括欧盟与中国在内的所有缔约方的责任。这是(推进)气候行动的基础。在我看来,特朗普总统的退出并不会带来任何改变。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