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FT大视野:耐克面对自动化未来

耐克集团的代工厂在42个国家聘用了102万名工人,仅从事耐克鞋生产的员工就超过49万人。如今,这一庞大组织正因生产自动化而面对抉择。

作为一名劲头十足的马拉松运动员,诺克斯•鲁宾逊(Knox Robinson)一年可能要穿坏十几双鞋子。不过,在比赛时,他有一双首选鞋子——耐克(Nike) Flyknit Racer跑步鞋。

对许多运动员而言,这种特殊设计的线织鞋面打造了一款更加无缝、服帖的鞋子,其他品牌几乎没有能与之匹敌的产品。

“它一出来,我就爱上它了。我觉得,它有着如此精致的构造,”鲁宾逊在曼哈顿下东区(Lower East Side)一场跑步俱乐部的见面会上说。这双鞋让他想起了他父亲曾穿过的跑步鞋,“那种你在照片上看到的经典耐克鞋”。

自2012年首次面世以来,Flyknit Racer跑步鞋就被视为一项技术突破。这款鞋是使用一种特殊的针织机生产出来的,消耗的人力和材料比大多数跑步鞋都要少。但现在,这种材料已成为一场更激进实验的基础——这场实验具有颠覆运动装与休闲装行业、加快一项重要全球化趋势的潜能。

自2015年以来,耐克便一直与高科技制造公司Flex——该公司更知名的身份是Fitbit活动追踪器和联想(Lenovo)服务器的生产者——合作,在原本劳动力密集的制鞋工序中引入了更大的自动化要素。

Flex的墨西哥工厂已成为耐克最重要的工厂之一,不但占公司总产量的比重不断提高,而且负责将要在耐克基础供应商中推广的一连串创新,比如激光切割和自动涂胶。

对耐克而言,提高自动化程度有两种巨大的吸引力。自动化可以降低成本,从而大幅提高利润率。自动化也将让耐克能更快地推出新设计,以更高价格卖给变幻无常、追求时尚的顾客。一双不带Flyknit鞋面的耐克Roshe鞋售价75美元,带Flyknit鞋面的鞋则价格高达130美元。

“我们正一起实现制鞋业的现代化。”Flex首席财务官克里斯•科利尔(Chris Collier)今年在谈起该公司与耐克的关系时说,“这对我们而言是一种长期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关系,不是以几年来算,而是以数十年来算的。”

与Flex的合作也对广阔得多的范围产生了震荡。过去20年,耐克成为了向发展中国家外包生产线的先锋之一。在那里,耐克一直被谴责不当对待劳工,比如使用童工。

然而,这些国家中的许多人如今担心,自动化将让他们丧失实现工业化的机会。如果耐克继续提高自动化程度,并最终削减在亚洲的产量,那么该公司将发现自己处于一场不同的政治争议的前沿。

耐克表示,销量增大将允许其在保留现有劳动力的同时,接受更大的自动化。但耐克是全球最大的跨国企业之一,从事耐克鞋生产工作的生产线员工超过49.3万人,分布在15个国家里。就整个集团的产品而言,耐克的代工厂在42个国家里聘用了102万名工人。

卡内基梅隆大学泰珀商学院(Carnegie Mellon’s Tepper School of Business)经营管理教授斯里达尔•塔尤尔(Sridhar Tayur)说, 耐克做出的在多大程度上引入自动化的决定,将成为业界一座重要的里程碑。

“如今,亚洲曾经非常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也不再那么低了,除非你去非洲或其他什么地方……长期以来,到底该迁到成本超低的地方还是提高自动化程度,这种选择的压力一直在增大。”他说,“目前已到了人们更认真地考虑自动化的时点。”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