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朗普访华

特朗普访华与美国对华大战略

韦爱德:特朗普访华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大的象征性的成功,但实际结果还有待观察。不管谁当美国总统,对华政策区别可能不是很大。

编者按:11月8日至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进行了为期三天的国事访问。作为亚洲行的一部分,特朗普此行是其上任后的首次访华,也是中共十九大闭幕后中国接待的第一个外国首脑的国事访问,中美双方及世界各国都高度关注。全球化智库(CCG)于11月11日举办了全球化智库(CCG)中美关系系列圆桌会暨哈佛校友中国公共政策论坛系列讲座,邀请美国政治学家、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院教授韦爱德(Edwin Winckler)演讲,分析了特朗普的外交策略和未来中美关系的发展方向。

国际关系不是台球

国际关系不是台球,不完全是国外的问题,而是在国外、国家(中央政府)和国内三个层次的相互贯穿,同时也不完全是国防和安全的问题,也有经济和文化认同等因素,不同领域之间的相互影响。

特朗普这次访华,我想最重要的是他来中国不是一个“灾难”,他有时到国外去的效果是非常不好的,幸亏这次没有发生什么大的问题。我非常佩服中国这次对特朗普访华的安排,对中国的结果应该说很有利,可以看出中国是很有能力的,这个能力也包括如何应对特朗普那么奇怪的人。当然这次访问对美国也有好处。美国现在对中国的政策需要有一点儿调整,我有点怀疑这次美国政府能否提起应该被提起的问题。

这次访问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大的象征性的成功,但实际性的结果还有待观察。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期间对于中美之间的历史、政治和贸易等一点都不懂,这次访问大大地缓和了他对中国的立场,也许是因为他学会了一些如何做总统,但美国既定的外交政策也确实限制了他。

“互动大战略”:中美两国都在调整其大战略

美国外交部既定的对中国的政治不是特朗普一下能推翻的,所以我继续谈一下美国对中国基本的政治。

大战略就是把所有应该考虑到的事情,所有必须得到的目的,和所有拥有的资源联合在一起,做一个权衡性的分析。经济、安全和文化都包括在内,国外和国内的政府也都有关系,而且短期、中期、长期的考虑也都应连在一起。

因为,三十年代的美国可以说在睡觉,没有什么安全问题。到了二战要开始的时候,德国和日本忽然强大起来。美国忽然发觉将来要避免有一个国家控制大部分西欧和部分非洲的情形。在亚洲,也不是需要美国控制每一个地方,但绝对不能让一个国家(那时是日本)控制太大的地方。二战结束时,很多地方都是美国的盟友,但是在欧洲和亚洲都有部分被苏联控制,这多少与德国和日本的威胁类似,所以冷战很大一部分就是美国不要给苏联控制西欧的机会,也防止它的权力在东亚扩大。

但重要的是,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中日关系还不好,中韩还存在分歧,美国在东亚的权力也一直有些问题。还有人说,美国与台湾的关系那么密切,是不是美国要台湾攻击中国大陆?实际是相反的。在亚洲,美国跟盟友的关系不是美国跟一个组织的关系,如NATO,而是一个一个国家,就是为了控制他们。美国最怕的就是中国开始打仗。

就像把两只老虎放在一个屋子,即使不需要知道他们的历史,他们原来的个性也会看出来。可以预料到,这与把两个猴子放在一起的关系是不一样的,有虎有猴子的情形也会不同。所以,不管是什么样的动物作比喻,他们都有各自的个性,中美关系也是这种互动中的大战略。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