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科技

科技巨擘不是宇宙之主

沃尔夫:科技行业的确做到了一些神奇的事情,但我们的未来不能完全交给科技行业来决定。

全球前十二大公司中有8家科技公司。这些公司的总市值是4.7万亿美元。这相当于全球100家最有价值公司中剩下92家公司总市值的30%。这8家公司中,5家是美国公司,包括苹果(Apple)、Alphabet、微软(Microsoft)、亚马逊(Amazon)和Facebook;2家是中国公司,即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1家是韩国公司三星(Samsung)。欧洲最有价值的科技公司SAP在全球最有价值公司排行榜上只列第60位。

当前的估值可能过高。市场的相对排名也可能不准确。而且这些科技公司的业务在一些重要的方面各有不同。然而,这些科技公司的崛起必然告诉了我们一些重要的事情。

那么上述这些引人注目的数字提出了什么问题呢?我不会从探讨数字经济的经济学意义入手(尽管这个角度很有趣,也很重要),除了涉及到重塑整体经济和社会这个层面。我也不会着眼于信息生产和传播成本的暴跌带来的好处。我把重点放在以下7个更广泛的挑战上。

首先,美国占据显而易见的主导地位意味着什么?最有价值的10家美国公司中有5家是科技公司,最有价值的欧洲公司中却没有一家是科技公司。事实上,最有价值的欧洲公司是荷兰皇家壳牌(Royal Dutch Shell)。其美国同行中最有价值的埃克森(Exxon)只是美国最有价值公司排行榜上的第8位。

乐观的看法是,能否利用美国或中国科技集团所创造的东西才重要。悲观的看法是,如果一国经济现在没有参与这场科技竞赛,那么这个国家就被彻底排除在未来的经济竞赛之外了。我怀疑后一种看法可能是对的。

第二,这些超凡的估值有何经济学意义?答案一定是垄断。截至9月30日,苹果的资产账面价值是1340亿美元,市值则接近9000亿美元。这其中的差异反映出市场对苹果持续实现“超常”利润的预期。这可能并非恶意行为的产物,而是创新以及规模和范围经济的结果,包括由用户数量决定的网络外部性。然而,只有垄断才能实现如此超常的利润。

第三,面对这些从如此强大的垄断地位中获利的企业,我们该如何思考竞争政策?一个问题是,这些垄断地位是暂时的还是长久的,持“创造性破坏”观点的伟大奥地利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A. Schumpeter)会支持前者。这意味着可以做出各种不同的回应,但至少有一种简单直接的做法。熊彼特会主张,新加入的竞争者是削弱这种暂时性垄断的必要条件。如果是这样,应该大力阻止科技巨头收购它们的潜在竞争对手。那种行为必然是反竞争的。

第四,这些公司可能带来怎样的宏观经济影响?苹果的账目再次耐人寻味。截至9月30日,苹果的总资产为3750亿美元,其中固定资产仅为340亿美元。苹果的长期投资的价值几乎是其固定资产的6倍。在截至9月30日的一年中,苹果的利润也比总固定资产高40%。显然,苹果并没有有利可图的方式把巨额利润投入到自身业务上。现在的苹果是一只附着在创新机器上的投资基金,这制造了一个总需求的黑洞。降低企业税率能够提高这类企业的投资的想法是可笑的。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