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时代的噪音

台湾民主运动转折点:中坜事件

张铁志:“中坜事件”发生在“美丽岛事件”的两年前。40年前的这场运动改变了台湾民主的动能。

警车在燃烧,万人包围着警局激烈地抗议着。

这是1977年的台湾,在一个叫做中坜的小镇。

这是台湾战后第一次针对国民党政府的群众政治抗争,也是最激烈的群众街头暴动,甚至其后的整个民主化过程都没有如此激烈地烧警车、烧警局的行动。

这场“中坜事件”的抗议目的仅仅是为了捍卫公平的选举,但其后果是巨大的:不仅作为两年后“美丽岛事件”的先声,也代表了人民力量对于威权体制的鲜明对抗,象征了新崛起的民间力量和国家镇压力量之间权力平衡的开始翻转。

“中坜事件”和那一年的选举之后,台湾政治确实不一样了。

1.

战后的台湾开放地方选举,但大都是由国民党掌握,虽有少数非国民党的候选人,但都是属于地方势力,不允许进行跨地方的连结。1960年,《自由中国》杂志的尝试和本土的非国民党政治人物组党,遭到镇压,组党运动于是沉寂。

在七零年代初,政治气氛开始不同,尤其是1972年开放增额立委补选,新世代的非国民党政治人物如康宁祥、黄信介崛起,新一代的知识分子也开始提出政治改革的要求,如《大学杂志》。同时期的保钓运动、台湾退出联合国等事件,更让一个新的世代开始质疑与挑战国民党的政治和文化霸权。

就在1972年,年轻的国民党党员许信良当选台湾省议员。任职期间,因为尽力为农民和学生说话,具有改革形象,受到不少民众支持。也因为他对省政府政策的批评,且和《大学杂志》的张俊宏等人来往密切,因此越来越不被高层所喜。

也在那一年,许信良和张俊宏等人发表了一本书《台湾社会力分析》,揭示了随着社会力的改变,政治体制也到了改变的时刻。

2.

1977四月,许信良出版《风雨之声》,收集他在省议会的质询,并把省议员分为四大类:职业政客、世家、财阀、公务人员(他把自己归于职业政客),引发广泛讨论,书也大卖,出现各种盗版,估计总数量达十万以上。他成为当年焦点人物。

那一年,台湾举行五项地方公职人员的同时选举。许信良希望竞选桃园县长,未获得国民党提名。他决定违纪参选。

党外运动在这一年也开始涌起,全台各地多人以“党外”名义参选,黄信介和康宁祥两位领导人物则在全岛巡回助选。全岛民众的选举热情前所未有的高亢,尤其是张俊宏回乡参选省议员的南投县、林义雄竞选省议员的宜兰县、和许信良违纪参选的桃园县是最火热的战区。

在多年后接受访谈时,许信良说自己与传统党外的不同在于,他可以很客观地分析选民结构,看到台湾出现了中产阶级,而“这是新的反对运动的基础:这个运动已经有很多具体的支持者,可以开始建立一个新的政治力量。”(注:出自新台湾研究文教基金会出版,《没有党名的党──美丽岛政团的发展》,时报出版社。)

“我一直相信,所谓的‘新反对运动’的战略就是选举。我很早就非常清楚,在台湾不能进行武装革命,所以必须为‘怎么带动新的运动’建立一个典范,发动一场以选战方式表达的群众运动,让大家懂得选举、爱选举。”

因此,许信良决定以“欢乐”来对抗“恐怖”。博览会式的总部出现了,大气球飘起来了,帐蓬搭起来了,花花绿绿的海报出笼了。类似西方民主国家选举的欢乐气氛首度在台湾出现。帮许信良助选的两个年轻人林正杰和张富忠在“中坜事件”后写了一本书《选举万岁》如此描述当时情景。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