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与中国的“新改革开放”

薛力:“一带一路”意味着中国从“开放自己”到“既开放自己也开放别人”,周边发展中国家成为外交优先方向。

本文为作者“一带一路与中国外交转型”系列评论之二十二

“一带一路”在2013年下半年刚推出时,很少研究人员敢认定,这是新一届中国政府确定的对外关系顶层设计,会有这么丰富的内涵,会产生这么多的成果,会在全球产生如此大的影响。当然,“一带一路”本身也有一个充实、完善的过程。现在,“一带一路”建设已经进行到第五个年头,并且即将进入第六个年头。在此关头,有必要梳理一下“一带一路”的性质、特点及其面临的挑战。

“一带一路”的性质

“一带一路”对内是发展战略之一,对外是国际合作倡议,整体而言是一个战略构想(strategic conception),其目的是以和平手段实现国家复兴、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习近平甫就任党和国家领导人即提出的政府工作目标,而“一带一路”建设将与其他战略配套服务于中国的进一步发展。正如习近平在2016年8月17日举行的“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座谈会”上提出的:“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是“十三五”时期和更长时期三个大的发展战略。事实上,为了落实“一带一路”,中央政府成立了专门的机构:“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并配备了强有力的领导班子,政治局常委、常务副总理张高丽任组长。许多中央部委制定了本部门落实“一带一路”的规划,各个省市自治区在制定本地区发展规划时,都努力与“一带一路”挂钩,以便更好地获得中央政府的政策与资金支持。

中国没有权力为其他国家制定发展战略,也无法强迫其他国家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只有当其他国家切实感受到参与的好处,才会有参与的积极性。这就决定了“一带一路”对其他国家来说,只能是一种合作倡议或者合作构想,而不可能是一种战略。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新一届中国政府关于未来世界秩序的主张,是现有世界秩序的一种改良方案,而“一带一路”建设则是通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途径。因为,中国是现有国际体系的最大受益者之一,这一体系是二战后各个国家共同努力下建立起来的。这一体系有力地维护了世界和平,实现了战后经济的发展,但也存在一些不足,2008年爆发的世界金融危机证明了这一点。作为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经济增量的最大贡献者,中国有能力与信心提出自己的世界秩序主张,即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让人类共同享有一个更为美好的未来。

“一带一路”的特点

“一带一路”是三大发展战略中唯一的对外发展战略,是以习近平为首的新一届中国政府做出的重大外交决策,其对中国和世界的影响将不亚于(甚至可能超过)邓小平等领导人在1978年制定的“改革开放”决策。“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推行意味着“第二轮改革开放”——更准确地说,是“新改革开放”,它具有以下特点:

首先,从“开放自己”到“既开放自己也开放别人”。中国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主要是对发达国家开放,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学习或借鉴发达国家经验,其中经济是重心,强调“发展是硬道理”。而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一方面中国将继续向发达国家开放,特别是在服务业、先进制造业等方面,以便打破各类利益集团对改革的阻挠,从而实现“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习近平语)。这方面是过去40年改革开放的继续。另一方面,中国将致力于“开放别人”,如利用自己的资金、产能等方面的相对优势开发发达国家市场,利用自己在制造业、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优势促进发展中国家的开放。这方面是新改革开放的突出特点。历史地看,还是对几千年来天下治理理念的重大调整:过去,历朝历代奉行的天下治理理念是“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现在,共和国政府依据新的时代特点,确定走和平崛起道路,把“合作共赢”视作新型国际关系的核心,为此大规模走出国门,深入“远人之乡”致力于“修基(础设施)建厂”,助力东道国的经济与社会发展。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