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德国

德国政局动荡震动欧洲

拉赫曼:当前德国的政治危机跟全世界都息息相关。如果默克尔离任在即,整个欧洲一体化事业将重新陷入困境。

去年7月,当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汉堡主持20国集团(G20)峰会时,她是场上最有经验的西方领导人。这位德国总理于2005年就职——当时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刚大学毕业1年,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还只是一个真人秀明星和地产商。

G20领导人中唯一比默克尔在位更久的是俄罗斯的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对比这两位领导人的所作所为能带来很多启发。在普京的领导下,俄罗斯失去了朋友、卷入了战争并受到经济制裁。但是,在默克尔执政时期,德国的经济繁荣度和政治影响力却一直在稳定提升。在一系列关键问题上——俄罗斯、难民、欧元——德国已经成为欧洲“不可或缺的国家”,柏林总理府做出的决策对事态如何发展发挥关键作用。

因此,当前德国的政治危机对全球都有影响。如果默克尔离任在即(这种可能性现在看上去明显存在),欧洲将面临一个新的危险局面。

布鲁塞尔和巴黎对欧盟(EU)事业感到乐观的人士眼下肯定希望,新一任德国领导人能为这项事业注入一些活力,抛弃默克尔在欧元区问题上谨慎、渐进的做法。

但事实上很可能事与愿违。当前德国政治的基调表明,如果柏林有了一位新总理,此人将比默克尔更不可能为欧洲一体化事业采取大胆、冒险的举措。目前破坏联合组阁谈判的是自由民主党人,他们强烈反对加深欧洲财政一体化的设想。

因此,对马克龙来说,柏林联合组阁谈判破裂是个坏消息。最近,这位法国总统在索邦大学(Sorbonne)发表演说,阐述了一系列关于欧盟事业雄心勃勃的想法,包括建立欧洲财政部、全欧盟统一的税制以及负责海外干预行动的联合军队。然而,想让这些想法有机会落实,法国需要得到德国的积极回应。未能组建新一届德国政府意味着目前来自德国的回应会无限期延迟,而最终迎来的回应也很可能是消极的。

一些保守派人士希望,在默克尔下台后,当涉及到难民的处理等敏感问题时,德国的立场能够更有利于欧洲一体化事业。默克尔曾在匈牙利和波兰饱受批评,因为她单方面决定接受来自叙利亚和其他地方的逾100万潜在难民,然后寻求欧盟其他成员国与其分担责任。

目前的联合组阁谈判已经表明,德国的立场正急剧转向对难民权利施加限制——包括限制该国每年接收的寻求庇护者的总数。但即使下一届德国政府更贴近欧盟在移民问题上的主流立场,也不太可能带来欧洲的统一。

现在依然有很多潜在移民试图前往欧洲。由于抵达希腊和意大利等南欧国家的潜在移民数量不成比例地高,整个欧盟做出某种统一的反应显然是必要的。如果连德国都退回民族主义姿态,找到可行的欧盟统一移民对策的尝试将会失败,移民政策将变得更加混乱和分裂。

默克尔对移民危机的反应帮助她成为了全球旗帜。在美国大选期间,特朗普抨击德国总理的政策“疯了”,并时常预测欧洲境内的恐怖主义活动将会激增。从更广的层面说,在英国退欧、特朗普当选,波兰和匈牙利的半威权政府崛起之后,默克尔被广泛誉为自由主义国际秩序最有力的捍卫者,这一秩序眼下正面临突如其来、空前巨大的压力。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