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产业政策

产业政策:世行迟来的反思?

夏俊杰:世行过去对产业政策一直持有保留态度甚至直接反对,但最新制造业报告中不再回避产业政策,这是否标志了世行态度的重要转变?对中国有何启示?

世界银行贸易与竞争力全球实践局近日发布以《遭遇麻烦?制造业导向型发展的未来》(“Trouble in the Making? The Future of Manufacturing-Led Development”,以下简称制造业报告)为标题的报告。笔者认为,有别于过往世界银行(以下亦简称世行)对政府作用及产业政策的消极态度,该报告指出在当前新技术与全球化新格局下,发展中国家注定要重塑制造业导向型的发展战略,在发挥有效市场作用的同时,需要更多针对特定领域或者地区的产业政策扶持。世界银行过去三十多年来对产业政策态度有何变化?这些变化对讨论对中国经济发展有何启示?

该制造业报告指出,智能自动化、先进机器人等新技术和新工艺的应用正逐步改变传统制造业的生产方式和竞争方式。该报告为寻求振兴制造业的欠发达地区与国家提出3C议程:竞争力(competitiveness),能力(capabilities),连通性(connectedness)。具体而言,为确保竞争力,需要通过改革降低单位劳动力成本,同时保证各经济体能为新的商业模式和新的合同关系创造有利环境。在能力建设上,一方面需要培养工人掌握新技术的能力,另一方面也要加强企业对新技术的吸收能力。在连通性上,需要继续强调商品交易的开放性及其与物流等服务业的协同效应。报告还指出,面对新技术与全球化新格局的外部性问题,关键要处理好有效市场与更多有地区或领域针对性的产业政策的互补关系。政府实施产业政策的价值在于该政策能让其对应的产业成功吸收新技术所带来的溢出效应从而实现持续发展,有针对性的产业政策是一个能分辨出市场缺陷或者溢出效应的有条理的重要手段。

这份报告除了阐述新技术如何冲击传统制造业之外,还体现了世界银行对产业政策态度的大转变。世行一直以来都是市场的忠实拥护者和产业政策的主要批判者。在世行及国际主流经济学界反对产业政策的影响下,上世纪80年代以来,亚非拉的发展中国家普遍出现去工业化的情形。原来在结构主义政策下形成的赶超产业,因华盛顿共识的改革,取消了保护补贴而垮台。雪上加霜的是缺乏政府因势利导的产业政策,新的具有潜在比较优势的产业因缺乏对先行企业的鼓励、培育,以及企业自身无法克服制约产业发展相关的软硬基础设施的瓶颈,而难以自发形成具有竞争优势的产业。最终国内企业的产品不能和进口产品相竞争而节节败退,甚至消亡。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认为这些采用华盛顿共识的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表现是让人失望的。

回顾历史, 1991年世行发布了以《发展的挑战:世界发展报告》(“The Challenge of Development: World Development Report”)为题的报告(以下简称发展报告)。该报告研究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到1990年世界各国发展差异的影响因素,认为市场开放度、竞争程度和投入教育的力度越高,全要素生产率与经济的增长就会越快。报告认为,政府应该扮演“对市场友好”的角色,不应该干预实际生产和市场的运作,比如政策上保护国内的某些产业;政府只有在很必要的时候才能进入市场,而且这种干预应该是“被动、不情愿的”以及是“透明的”。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