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工厂使用学生工折射出中国劳动力缺口

苹果的供应商富士康承认学生在其iPhone制造工厂违法加班,表明中国企业正在借助学校去填补该国的劳动力缺口。

苹果(Apple)供应商富士康(Foxconn)承认有学生在其iPhone制造工厂违法加班,明确显示出中国企业正在借助学校填补该国的劳动力缺口。

英国《金融时报》采访了6个人,他们说,郑州城轨交通中等专业学校(Zhengzhou Urban Rail Transit School)有3000名学生被派往当地富士康工厂获得必需的“工作经验”,他们也在其中。在那里,他们的工作是组装iPhone,而他们在学校学习的是如何成为乘务员和城市轨道运营管理师。

富士康证实称,郑州那些学生“确实加班工作,违反了我们的政策”。中国法律禁止学生加班工作。

眼下,中国制造业企业正在艰难应对工资上涨和难以找到灵活劳动力的问题。

关注儿童权利和企业社会责任问题的瑞联稚博(CCR CSR)称,电子产品和纺织是最可能滥用学生工的行业。这家在北京设有办事处的机构发现,在其调查的24家电子产品工厂里,有14家表示使用过学生工。

中国地方政府面临着向工厂提供灵活劳动、以防止企业把工厂迁至其他亚洲国家的压力。同时,中国政府知道,如果想让本国甩掉低成本的标签、参与全球竞争的话,那就必须提高青年人的教育程度。

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农村教育行动项目(Rural Education Action Program)联席主任罗斯高(Scott Rozelle)表示,强迫学生进入工厂实习的现象在中国各地非常普遍。“把学生送进工厂的不只是富士康,整个中国都在这么做。”他说。

他担心,中国不断增加的财富与其不胜任的教育系统之间的矛盾,将产生严重后果。“孩子们没有在这类实习中学到东西……如果人力资本如此糟糕、如此失衡的局面延续下去,那么中国将走向崩溃。”

一位18岁、姓杨(音译)的女中学生告诉英国《金融时报》,她和其他实习生每天工作11小时,组装苹果新推出的iPhone X手机。

“如果我不呆在(富士康),我就毕不了业,但我身体受不了这个。”这位杨姓女生说,“我妈妈说,要是我受不了,也许我可以退学,然后跟我爸一起干活。”她拒绝透露全名,害怕被人认出来。

如果她当时真的退学了,那将是为一种不利于中国政府实现如下教育目标的趋势做贡献:到2020年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到90%。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高中毕业人数仅为930万人,低于该年龄组总人数的三分之二。

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必须进行劳动力升级才能避免落入“中等收入陷阱”——这是指一个国家还未达到富裕水平就停止了增长。

作为“中国制造2025”产业政策的一部分,中国扩大了职业教育规模。但由于对教学质量缺乏国家考核,这些学校已成为当地工厂弹性劳动力的一个来源。

在摩根大通(JPMorgan)最近于北京举办的一场论坛上,国务院下属发展研究中心(Development Research Center)副主任张来明表示:“提升职业教育发展质量是适应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的必然选择。”

他说,中国的职业学校教育质量不高,雇主和家长都瞧不起职业教育。中国36%的新入职工人来自职业学校。

为了应对滥用职业学校实习生的问题,政府已经通过了相关法律,将学生的实习时间限制在6个月以内,并且禁止他们加班工作。但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副教授杨钋表示,职业学校“在调整做法、以适应这些法律方面面临巨大挑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