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AI

全球科技巨擘大战AI

周掌柜:在AI商业模式并没有成熟的情况下,AI生态竞争领域有三个本质的追问:用户主体还是平台主体?谁是超级智能平台?什么是超级智能入口?

AI还没有真正颠覆我们的生活,但AI让人类对文明的争论走到十字路口。

抽象看:一方面基于硅元素的“硅基”文明,正在通过计算力升级互联网,塑造人类超级智能最高权力决策系统,并试图创造智能化独立个体;另一方面被广泛忽略的是——基于碳元素的“碳基”文明,在生物和基因领域势如破竹的突破,试图帮助人类增强能力和修补缺陷,缔造更加完美的自己。“硅基”文明向“碳基”文明学习机制,“碳基”文明努力从“硅基”文明寻找动力。这个十字路口的核心追问是:人类究竟应该相信自己还是相信自身的科技能力?

宏观看,科技精英牵引着人类社会的生产力和价值观,重构文明。国家层面,中国政府2017年将人工智能写进《政府工作报告》,美国白宫2016年就发布了一份名为《时刻准备着:为了人工智能的未来》(Preparing for the Future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研究报告,两国都清晰地认为,AI是下一个时代的科技制高点。美国谷歌、亚马逊、苹果、脸书(Facebook)等公司无一例外地用人工智能升级业务和重塑公司,中国以华为为首的技术巨头不仅通过“端管云芯”(终端设备、通讯管道、云端计算和芯片智能)全方位地占领世界性制高点,也包括BAT、联想、TCL等全球化产业集团对AI毫无例外地大手笔投资,对于他们来讲,AI时代是重塑竞争力的重要窗口期,他们渴望一张通向产业未来的门票,新的门票也是对过去的救赎。

和互联网时代不同,大家笃定地认为:这张门票更少的公司可以拥有。

微观角度,公众既有对新时代的期盼,也有对“硅基”文明新科技的恐惧。纷繁复杂的信息中,媒体选择了技术精英的学术科普作为突破口,一时间“自学习”、“算法”、“神经网络”、“计算机视觉“等技术概念涌入了普通人的认知,加上马斯克等国内外科技明星宗教末日般的演绎,和诸多创业公司“人间天国”般的描绘,对比蒸汽机、计算机、互联网带给人类的冲击,AI效应注定冲击更大,层面更广,立意更深。

本文周掌柜战略思想咨询团队将从产业的角度解构AI,我们尽量回避宏观叙事对技术的夸大和情绪化的牵引,通过对华为、BAT、谷歌、微软等公司的顶级科学家的访谈和研究,力求从技术哲学和战略思想层面勾画AI时代的全球产业格局、竞争本质和人文影响。

AI端智能崛起

应该说,中国人工智能领域最有代表性的两位技术决策者是余承东和李彦宏,我们先从他们的战略选择谈起。

余承东作为华为消费者业务CEO,是华为手机业务核心技术商业化的投资者和决策者,同时他被公众广泛忽略的一个角色是“技术创新架构师”,曾经作为华为无线业务的负责人,他主导的分布式基站、SingRAN的颠覆式创新,带领无线业务形成了全球性的竞争力。在AI方面,“聚焦领先别人几条街”的技术是他和华为高层一直追求和提倡的,而围绕“端管云芯”的AI开放生态平台被赋予极高的战略地位,并由此提出Mobile AI战略(移动AI战略)。

李彦宏在公众中拥有广泛的影响力在于技术专家的财富神话和AI时代坚定的领导力,但近些年,公众对百度的道德批判掩盖了其对技术趋势判断的专家能力,面对AI时代他“激流勇退”引入陆奇,本身也是回归技术投资者和决策者的一种努力。正如他所言:“在90年代美国读硕士期间最感兴趣的就是人工智能课程”,拥有互联网基因的李更多强调AI的跨界应用、平台化商业模式的打造。他认为:互联网是前菜,AI是主菜。百度要完成“连接信息”到“唤醒万物”的转变成为“AI企业”。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