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朝鲜核危机

应对半岛局势:中国有哪些突出问题需要解决?

曹辛:中国国内存在一个涉朝利益群体,对朝核危害没有统一认识,切香肠式的博弈模式也跟不上朝核发展速度。

在美国11月20日再次将朝鲜列为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后,半岛局势已进入危险的阶段。

因为将朝鲜列为“支恐”国家在法律上则意味着,美国把整个朝鲜的国家机器视为犯罪组织。美朝敌对因此进一步加剧,战争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另一方面,朝鲜核、导发展迅速,已经接近有核国家门槛;第三,由于中朝漫长的边境线以及有着多年被围困的经验,导致朝鲜对抗国际制裁的能力十分强大,这反过来又刺激了美国。这一切都殃及中国。

面对上述态势,中国当前的应对似乎与以往有所不同。来自中朝边境城市丹东和延吉的消息人士说:中国对朝鲜的制裁,实际上已经超过了联合国的要求。11月2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回答记者提问时透露:因为朝方需要对路面进行维修,所以鸭绿江中朝友谊桥需要临时关闭。而朝方人士说:是中方通知朝方,因为(中国)需要对路面进行维修,所以中朝友谊桥需要临时关闭。而众所周知的是,中朝经贸活动70%是通过丹东进行的,其中绝大多数人、货是经过鸭绿江的中朝友谊桥运到朝鲜的。

变化重要,但总结过往以来的问题更重要。这些年来,中国在应对朝核、处理半岛局势上做了不少的工作,但仍存在着很大的改进空间,只有改进这些存在的问题,才能在当前乃至今后更好地应对朝核问题和半岛局势的变化。中国存在的这些问题有国内的,也有国际的,但国内的问题是根本的、关键性的。

中国国内存在的突出问题是:国内客观上存在着一个自上而下的、本位主义的涉朝利益群体;中国体制内和党内对朝核的危害,没有正式的统一认识,党员干部也不了解相关情况;中国对朝核存在畏惧心理;以中美矛盾混淆、掩盖甚至取代中朝矛盾;切香肠式的博弈模式,跟不上朝核的发展速度。

中国国内存在涉朝利益群体

由于中朝之间的历史上的血肉联系,更由于本位主义作祟,在中国国内实际上存在着一个自上而下的涉朝利益群体,主要是本位主义的利益群体。

这个群体更多地专注于部门和地方利益,对整体和全局利益则较少主动考虑,有时甚至将部门和地方利益凌驾于国家整体利益之上。因为责权和利益的不同,这个群体的言行客观上有利于朝鲜。

在地方层面,这个涉朝利益群体的主要表现是:眼中只有地方GDP,对朝核危害国家整体安全利益关心不多,这其中又以中朝接壤的边疆省份尤其严重。

以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为例,根据公开资料,当地长期以来把朝鲜当作发展对外经贸的主要依托:一方面大量进口朝鲜矿产和海产品发展对外贸易和餐饮业,并在边境两边设立海产品加工企业;另一方面,通过大量引进和使用朝鲜廉价劳动力方式,引进内地省份的低端产业,发展劳动密集型经济,并以这两大类手段作为当地经济发展的主要路径。这在客观上每年都为全力发展核、导力量的朝鲜输送了不少紧缺的资金。而“十八大”以来,中国中央政府对朝核一直持坚决反对的态度,朝核对中国国家安全利益和边境稳定也不断造成危害,当地对此则较少考虑。据当地专家公开发表的资料,当地目前共雇佣了2万名以上的朝鲜工人,在和朝鲜边境接壤处设立了多个经济合作区。结果今年联合国一通过对朝核制裁决议,朝鲜被制裁的大宗商品马上无法进口,当地劳动力缺乏的状况无法改善,而被朝鲜廉价劳动力吸引的内资企业在自己所属地方政府的要求下,也在酝酿撤离当地。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