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海航

5年前海航为筹措海外并购资金曾不惜高息举债

2012年,海航试图通过卢森堡的一家壳公司发行总值4.2亿美元、年息13%的结构性债券,但这笔交易最终因买家数量不足而流产。

在庞大的海航集团(HNA Group,以下简称:海航)从西方大型银行获取融资的很久之前,这家中国企业集团曾不得不利用规模小得多的投资者来为其建立帝国的早期活动提供融资。

海航2012年曾试图销售一笔鲜为人知的债券,英国《金融时报》看到的关于这笔交易的文件显示,海航当时看上去对成本高昂的债务和复杂的收购结构容忍度很高。

这笔债券的交易细节流出之际,正值海航在国内面临监管部门打压、同时在欧洲因收购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股权的交易而接受调查之际。上周五晚间,瑞士并购监管部门表示,海航收购瑞士航空服务公司佳美集团(Gategroup)时就自己的所有权情况提供了“不真实或不完整的”信息。

据了解该交易的知情人士表示,2012年,海航计划通过卢森堡一家名为Iris的特殊目的载体(SPV)出售一笔总值4.2亿美元的结构性债券,这将使海航在中国监管部门批准其海外收购的数月前就拥有了收购所需的资金。

当时,海航愿意为这笔三年期债券支付高达13%的年息,这表现出这家增长中的集团在寻求启动其在欧洲的交易时有多么不惜代价。

2012年,海航在海外仍然名不见经传。尽管这家非上市公司此后因大举收购引发了欧洲监管部门的密切关注——最近瑞士并购委员会(Swiss Takeover Board)对2016年海航以14亿瑞士法郎收购佳美的交易的关切突显了这一点——但在2012年之前,海航尚未大举进军欧洲,只投资了一家挪威航运集团和两家土耳其从事航空业务的公司。

尽管海航愿意提供两位数的利率,但它还是没能找到足够多愿意购买债券的投资者:面对投资一家壳公司(这么做实际上会绕过中国监管部门旷日持久的审批流程)的风险,一些准买家退缩了。

海航拒绝就这笔债券交易置评。

这笔债券交易的设计方是Bravia Capital和投资集团Sapinda。前者的老板是受到海航信赖的顾问、印度裔美国交易撮合者巴拉特•拜斯(Bharat Bhise),而后者由当时刚从举世哗然的破产和缓刑打击中恢复过来的德国金融家拉尔斯•温德霍斯特(Lars Windhorst)执掌。

今年,当人们得知拜斯曾长期持有海航集团29%的股份、而后又把股份转给了一名神秘的中国投资者后,他与海航的关系一直备受关注。

温德霍斯特的业务如今再次陷入与债权人的麻烦之中,导致多个投资者对其提出诉讼,同时另外一笔他帮助阿布扎比的阿提哈德航空(Etihad)设计的结构性债券交易今年承受了越来越大的压力。

尽管海航当初那笔债券交易未能实现,但市场文件显示海航当时愿意通过高利率、高度结构化的债券筹集资金。在中国打击高风险借贷的情况下,人们对该集团维持庞大债务水平的能力日益担忧,很多分析师都提醒人们注意这件事:海航最近发行一支363天期的债券融资时,不得不提供将近9%的利率。

关于Iris交易的一份面向投资者的推介文件,直接回应了人们对于海航愿意为举债承担高昂成本的潜在关切。

该文件表示,“设置特殊目的载体Iris只是为了简化海外收购流程,否则海航不需要为融资支付这么高的成本。”

该文件还强调了海航与中国政府的联系。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