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外交

“十九大”后的中国外交透露出什么趋向?

邓聿文:中国努力打消外界对中国崛起后谋求支配霸权的疑虑,并在敏感问题上尽可能理解对方感受,适度将政经分离。

中共“十九大”做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判断,并敦促全党在新时代要有新作为和新气象。换言之,中共和中国要在“十九大”后以新的面貌呈现给世界。从“十九大”后特朗普访华、中韩解冻以及习近平参加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来看,中国外交确实有了一些“新”气象,更多地将合作共赢互惠付诸外交实践,而不仅仅是作为外交表述,合乎“十九大”强调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外交目标和构想。

我在发于联合早报的《中国新时代外交的“强”色彩》一文中曾说,“十九大”后中国新时代的外交很可能呈现“言柔行刚”色彩,在言语或许一定程度上在行动上会尽显克制,但在涉及领土和安全等国家的核心利益上,不大可能从目前的立场后退,因为中国自认为现在有这样的资本和实力,也是因为膨胀的民族主义制约了中国妥协的空间,因此,国际社会要做好接受一个“强”色彩中国的准备。不过,即便如此,中国在处理棘手的外交争端时,也会学着尽量放低身段,手法柔软,以避免给予外界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和印象。套用中国在处理两岸关系的做法,外交也会“软的更软,硬的更硬”。

我的这个判断总体没有改变,但可能有些修正。中国在具体的外交实践中,会尽量落实合作共赢的外交理念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目标,把这作为外交的一个大方向去推行,以打消外界特别是周边国家对中国崛起后谋求支配霸权的疑虑,并在涉及双边关系的敏感问题和事情上,尽可能理解对方的感受和立场,适度将政经分离,不因政治和安全上的立场相左而影响两国经贸关系和文化交流,不用经济手段去惩罚对方,即政治的归政治,经济的归经济。这就是我说的“十九大”后中国外交呈现出一定“新”气象的原因,并体现在此次特朗普访华和对韩关系解冻上。

中美外交向来是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虽然后来中国加强了对周边外交的重视程度,包括对俄外交的升温,提出了亲诚惠容理念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方针,在表述上也不再强调中美外交的重中之重,可能会使人误认为对美外交在整个中国外交中的分量有所下降,但从中国高规格接待特朗普以及签署2500多亿美元有史以来的最大贸易大单来看,对美外交的重中之重地位并没有改变。

这当然首先是因为美国的分量及其对中国的重要性。当今世界,有许多国家把对美国的关系视为头等重要,也有很多国家不这样看待。换言之,美国的分量并不必然使世界所有国家都把和它发生关系视为外交的优先方向,这要看各国对美国的依赖程度和地缘环境,以及全球秩序的变化。然对中国而言,将对美外交视为重中之重似乎是没有选择的,它不但对两国关系重要,也关乎世界秩序。因为中国自己也已经变成了一头大象,而且是和美国不同的大象。两头大象如果不能和平相处,势必会殃及到大象族群,并首先不利于实力相对较弱的那头大象。

然而,在对美关系上,中国的决策层、实务部门以及外交学者中,多年来存在着一种根深蒂固的对抗思维、心态,不能摆正中美关系,尤其是随着中国国力的壮大,这股力量更加有些忘乎所以,挑战美国霸权和地位的心态膨胀。这在民间表现得也很明显,逢美必反。为了对抗美国,往俄罗斯靠拢。尽管今年4月习近平在和特朗普的庄园会晤中强调中美有一千个理由搞好,没有一个理由搞坏,可实际上出于共同抵抗美国的需要,这几年中俄走得越来越近,呈现出一种准同盟关系;而同美国,总是进一退二,相交不起来。这自然有美国的因素,但中国外交决策圈子和具体操作部门的疑美反美思维也是重要因素。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