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乐尚街

一个西方视角的中国当代艺术展

刘裘蒂: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举办的《1989年后的艺术与中国》,是美国迄今最大规模的中国当代艺术展。

当代中国创造了惊人的财富,但是我们这一代留给后人的,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艺术?这是我经常思索的问题。

不久前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开幕的《1989年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不但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中国当代艺术展览,也再度聚焦中国崛起与全球化对中国艺术创作的影响。但是在开展前,古根海姆宣布撤掉三件与动物有关的作品,却引起了对艺术表达与言论自由的论战。

这次展览大约涵盖了1989年到2008年之间的作品,这段时期代表了中国进入世界舞台的话题性时代,从冷战后时期,到全球化的蔓延,再到中国进入世贸组织,与以北京奥运所代表的中国崛起。这段时期既是中国和中国艺术的转型期,也是世界格局发生重大变化的阶段,而中国艺术家如何以先锋艺术的尝试与实践,探讨他们周遭的环境和剧变的社会呢?

面对着裂变的环境,有些中国当代艺术家对传统、文化和社会变革进行反思、怀疑与探索:全球化、市场化、城市化、拆迁和环境污染……当然,还有对艺术体制和艺术创作本质的探讨。

这次展览的主策展人亚历山大•门罗在与媒体见面会中强调:71位参展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中,30%曾经在海外居住和创作。展览中150多件录像、摄影、绘画、装置、大地艺术、表演和各种创新性媒介的作品,至少有50%曾经在中国境外的国际性展览中展出。因此我们看到的中国当代艺术,不是遥远带有异国情调的“另类艺术”,而是“世界当代艺术史”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但是,《纽约时报》认为“世界剧场”这个标题,奇妙地捕捉了这次展览的主题:中国“自成宇宙,永远进化和改变为新的次序”。所以,中国当代艺术真的“全球化”了吗?

谁的“政治正确”?

走入古根海姆展场的时候,不免觉得好像踏了个空,因为这次展览的标题“世界剧场”来自旅法艺术家黄永砅创作于1993年的一件同名装置作品。由于受到保护动物人士的激烈抗议,古根海姆决定撤出,而这个决定也受到了艺术界人士的抨击。

原来的作品表达的“环形监狱”意象,引用了十八世纪英国哲学家杰里米•边沁所提出的监狱或精神病院建筑监控模型。监视官驻扎在中央塔楼观察着环绕他四周的囚犯行为,每个动作一览无遗。1960年代法国思想家米歇尔•福柯把这个“环形监狱”,比喻为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和所有霸权主义制度控制的权力机制和系统结构。

在权威的“监视”下,一个类似笼子的巨大八边形结构中,汇集了数以千计的壁虎、蝗虫、蟋蟀、蜈蚣、蟑螂、活蝎子、甲虫及各种其他昆虫。作品原来的构想是在整个展览期间,它们将互相吞噬,以真实的场面迫使观众直接面对弱肉强食的暴力现实,见证社会竞争中的冲突与残酷。

这部作品首次在2007年温哥华美术馆展出时,曾受到当地保护动物社团的谴责而释放昆虫,并且曾经被禁止在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及第一届鹿特丹欧洲艺术双年展等重要展览中展出。

然而这不是唯一引起争议的作品,古根海姆另外撤掉了彭禹和孙原的《犬勿近》(2003)和徐冰的《文化动物》(1994)。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