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7年度报告

中国的两种经济

盛洪:无论是政府还是百姓,都有责任推进新经济,改革旧经济。新制度最终会替代旧制度,但这一过程不一定快。

目前对中国经济形势有两种判断。一是乐观的,一是悲观的。它们都没错,只是不够全面。也许乐观主义者只是看到了值得乐观的部分,悲观主义者只是看到了值得悲观的部分。这两部分就是中国的两种经济。我称之为“旧经济”和“新经济”。一般而言,所谓新旧经济,是指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而在这里,除了产业,还有制度因素。所谓旧经济,就是处于传统产业中的仍然实行旧制度的经济。所谓旧制度,就是含有计划经济残余的制度,既包括社会的资源配置制度,也包括企业内的资源配置制度。在这里,主要是指以国有企业为主、靠行政干预配置资源的经济。

国有企业大多创建于改革开放之前,也自然从事当时的主要产业,也就是传统产业。虽然经历了20世纪80年代以后的改革,但国有企业的主要制度基础没有改变,即产权安排基本没变,公司治理结构也就缺乏效率。因而总体来讲,虽然有所改进,但与民营企业的产权安排和治理结构相比,仍然有较大差距,缺少竞争力。然而它们仍有政治资源上的优势,1990年-2000年左右逐步获得了免交利润、工资奖金不封顶、行业垄断权的优势,并且继续享有免费的国有土地和低息的银行贷款,所以是借助于非市场的手段继续生存和发展。因此我们说国有企业群体是延续旧制度、处于旧产业中的旧经济。

所谓新经济,首先是在新兴产业。这里主要指以移动互联网为主,兼有共享经济、云计算、人工智能和新能源等的经济。由于民营企业对新的盈利机会更为敏感,它们的企业制度也更为有效,决策机制和实施能力更为灵活和快捷,所以新经济主要是由民营企业的突进形成的。如上世纪90年代就有民营企业进入到电子商务,经历一些失败后,有新浪、搜狐和网易的崛起,2003年后又有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和京东等公司的异军突出。尤其在创业阶段,它们只是依赖于市场规则,凭借自己的努力和奋斗获得成功。所以,既是在新兴产业,又有着新的制度,所以称之为新经济。

现在,这两种经济都足够巨大,其表现好坏足以影响中国经济至少1%的GDP增速。例如,根据李杨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5),国有企业的总资产约为117万亿元(2013年),占全国总资产691万亿元的17%。而民营部门,包括新经济,自2000年以来创造了城镇所有新增就业岗位(17259万人),还抵补了国有企业减少的就业岗位;同时在每年新增GDP中的份额越来越大,仅在工业领域,2015年为93.1%,2016年为90.4%;如果考虑到服务业,这个比重更大。甚至可以说,我们近年来的经济增长主要依托于民营部门和新经济。新旧两种经济的性质和增长动力就对中国经济发展举足轻重。

据我们对国有企业的持续研究,由于没有突破旧制度,国有企业总体上效率低下,只是依赖于免费或低价获得的公共资源,在账面上显得有利润。如果剔除应付未付的成本以及政府补贴,国有工业企业2013年总体上的净资产收益率为负的3.8%。按当年国有企业(金融类和非金融类)净资产52万亿元估计,旧经济至少拖累当年中国经济3.3%的增速。更加上近年来传统产业已经投资饱和甚至过度,导致了产能过剩,市场价格下滑,对原材料需求减少,进而又影响资源类传统产业的发展。在一些产业中,不仅存在着垄断和优惠掩盖的亏损,也显现出了负增长。如果有人处在这一领域,就会作出悲观的判断。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