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红黄蓝幼儿园

幼儿园究竟应该“公立”还是“私立”?

郑志刚:幼儿园是否公立或私立并非杜绝虐童现象关键,企业只有通过提供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才能赢得顾客信任,最终实现盈利和基业长青。

近期发生的系列虐童丑闻引发了公众对幼儿园应该是“公立”还是“私立”的讨论。陈志武教授一篇题为“幼儿园为何不该由营利性公司办?”的旧文被众多微信公号纷纷转载。

“张三和夫人李四白天都要上班,只好把一岁半的女儿张丽放在托儿所”。面对“提供教育服务的是托儿所老师,得到服务的是张丽,而付钱交学费的是张三夫妻”这一双方无法“互信”局面,陈教授主张,幼儿园应该通过选择“公立”以承诺非营利性,以此来获得公众的信任。

陈教授是我十分尊敬的学者和老师,我理解该文的初衷是以幼儿园为例讨论信息不对称对选择公立还是私立的可能影响,而并非刻意强调公立是幼儿教育提供的唯一组织形式。我们接下来试着从陈教授关注的场景出发,来讨论幼儿园究竟应该公立还是私立的问题。

首先,市场中产品和服务的消费者与生产者之间信息不对称或多或少不同程度总是存在的。陈教授注意到,只有一岁半“不能言说”的女儿张丽,以及“白天都要上班”的张三李四夫妇无法(通过张丽对消费过程的回馈)对“幼儿园”服务质量进行评价,于是“提供教育、得到教育与为教育付钱的是完全不同的三方”,“三方之间存在严重信息不对称”。

循着陈教授的逻辑,除了幼儿园服务质量本身,围绕张丽日常生活几乎所有的用品和服务,例如尿不湿、奶粉甚至母乳本身都存在类似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不能言说”的张丽既不能对幼儿服务质量判断,并及时将判断传递给父母张三李四,同样不能判断其他产品和服务同样是否名副其实和物有所值。

事实上,不用说只有一岁半“不能言说”的张丽,即使已经是成年人的张三夫妇同样无法对这些产品和服务的质量做出评价,否则我们很难解释为什么很多爱孩子甚至超过爱自己的父母居然会为儿女购买毒奶粉。但这并不意味着包括尿不湿、奶粉,甚至母乳在内的必需品一定全都要由非营利性的公立机构来提供。

其次,面对普遍存在的信息非对称,市场会在一定程度上自发形成某种解决方案,其中企业的出现就是解决信息不对称最重要的市场化解决方案之一。

爱子心切的张三夫妇总会尝试通过各种途径去了解女儿张丽在幼儿园所受到的种种待遇。最近曝光的几起案件不正很好地证明了“若非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吗?当家长虽然不清楚谁是施害者,但如果有证据表明自己的孩子受害,那一定首先想到的是这家幼儿园。如果幼儿园的法人代表不能成功地帮家长找到相应的施害者,那该法人代表势必需要承担相应的连带责任。这事实上就是市场经济中企业存在的价值。

所谓“跑了和尚而跑不了庙”,而作为“声誉载体”的企业就成为约束那个胡作非为的游方和尚的“庙”。事实上,张三夫妇之所以愿意把女儿张丽托福给幼儿园,显然并不是由于他们认识其中的一位阿姨,而是相信幼儿园这一机构会通过内部组织管理来提供基本的服务保障。在这次中国大陆地区发生虐童丑闻后,很多人想到鉴于该企业在美国上市可以利用长臂猿法案和集体诉讼制度来使问题企业受到应有的惩罚。尽管我们知道集体诉讼主要针对投资者,但股价的应声下跌事实上成为这家问题企业所遭受的连带处罚之一,毕竟企业是“声誉的载体”。一个好的企业往往有动机通过提供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赢得顾客的信任,建立良好声誉,最终实现盈利和基业长青的目的。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