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7年度报告

回忆四十年前的那次高考

孙贤和:今年是中国恢复高考40周年。1977年,没读过高中的我参加了那次空前绝后的高考,从此改变人生。

上大学是人生的一件大事。对每个人都很重要。但重要又有最重要和次重要之分。现在的年轻人对上大学看得越来越轻了。有些甚至以缀学创业为荣。但如果你问问七七级的中国大学生,什么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他一定会说,是七七年的大学入学考试。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七七年的考试是中国“文革”十年后的第一次大学入学考试。它是中国“文革”后教育回归的标志;它也是中国“文革”结束的一个休止符。它改变了无数中国青年的人生。它改变了整个中国的历史进程。这一过程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绝无仅有,惊心动魄。

像当时大多数的中国青年一样。在十年“文革”当中,我经历了太多:停课闹革命,复课闹革命,挖防空洞,拉练,建校办工厂。停课闹革命时无书可读,复课闹革命时屡被批判。挖防空洞时从做砖坯、烧砖窑做起。校办工厂设备简陋,工作又脏又累。有时还非常的危险,以致险象环生。记忆中最痛苦的事,是高中恢复招生了我却被排斥在外。记忆中最幸运的事,是在去插队的最后一刻,被留在城里工作。“乱世遭飘荡,生还偶然遂”。历经风雨十年,到1977年时我已经在北京市物资局金属公司马莲道仓库工作了六年。我已经从一个稚弱的搬运工人,变成了一个青涩的办公室干部,在仓库的财务股做会计工作。当时一起参加工作的20个初中生当中,一个人因为交通事故已经去世,另外一个因为工伤失去了双腿,还有一个因为工伤断了半个手指头。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因为搬运过重的物品,得了腱鞘炎。我自己也头上、背上伤疤累累,甚至已经有了两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经过了种种波折,似乎一切都平静了下来。那一年发生的唯一大事,就是几年前推荐去清华大学念书的工农兵大学生毕业回来了。她坐到了我的对面,成了会计股的新成员。死水微澜,冥冥中大家似乎都在等待着些什么,直到那一年的盛夏。

姑父是七七年八月份邓小平举办的教育座谈会的33名代表之一。他一回来就说要好好准备,大学要公开招考了。当时觉得不大可能。直到一、两周以后,坊间的小道消息到处都是的时候,才行动起来。但是考什么呢?是考文科还是考理工科?按我的背景,工作多年,没上过高中,杂书看了不少,应该考文科。但我们是被“文革”和解放后各项政治运动吓怕了的人,并且当年流传的是“学好数理化,走遍世界都不怕”。家里和自己都是想上理工科,但又怕考不上。犹豫来,犹豫去,决定先学数学。学好了就去考理工科,学不好就去考文科。学数学好办,有一个近亲是景山学校的数学老师。那时的中学老师的生活还是很苦的。亲戚带两个孩子住在学校的宿舍里:一间小屋,一张大床,一张小床,一张书桌,一个蜂窝煤炉。那时一周休息一天。我星期六晚上到她家,她先安排好两个小孩子睡觉,然后辅导我的数学。先是答疑,然后再重点讲解新的课程。我们用了一、两周补习初中的课程,然后就以一周半本书的进度讲解高中的课程。这样努力学习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高中的数学课补完了。她说,我觉得你可以去试试理工科。受到了她的鼓励,心中有了一些自信。就开始收集物理和化学的资料,开始补习物理和化学。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