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南京大屠杀

和解塑造了今日的欧洲

德、法驻华大使联合撰稿:欧洲战后和解的经验能否应用于亚洲?我们无法回答。但我们愿意在南京大屠杀纪念日分享我们的经验。

提及1937年12月13日,即80年前的今天开始的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我们无可避免地会想到自身惨烈的二战经历。当时犯下的暴行可怖到令人无法忘却的地步:6500万人遇难,其中包括600万被屠杀的犹太人和其他少数族群;大片土地、无数村庄和城市的各个角落惨遭破坏。我们不能要求受害者及其后代简单地将之遗忘。我们必须一同反思过往、宽恕罪行并在不可或缺的和解基础上共同构建未来。

1939年9月1日,德国突袭波兰,在欧洲挑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对波兰的入侵及之后的侵略战役导致了巨大的灾难。大约6年后,德国战败,被四个奠定胜局的同盟国分区占领。曾有计划提议将德国永久改造成一个没有武器、再不能发动战争的农业国家。

战胜国却做出了不同的决定:全欧洲数以百万计的人口被德国人杀戮、迫害和劫掠仅仅几年后,德国就被邀请参与新形式的欧洲合作。抛出橄榄枝的恰恰是二战前就已与德国在多场冲突中激烈交战的世仇法国。

法国和其他创始国伸出的手远不止是宽宏大量的姿态。这一姿态源于让•莫内那样的具有远见卓识的国家领导人,他们致力于让自己的孩子在和平、稳定、民主和繁荣的欧洲成长生活。这促成“舒曼计划”于1950年5月9日发表,从而最终创建了欧洲一体化的首个支柱—— 欧洲煤钢共同体,展现出结束数十年敌对,以新的、和平的方式共处的意志。德国握住了这只伸出的手。和解有两个必要条件:不仅需要犯罪者承认自己的罪行,同样也需要受害者具备原谅的意愿。这是我们获得的第一个经验。

第二个经验是:只有不局限于回顾单个罪案,才能推进和解。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犯罪者必须尝试弥补战争带来的罪行。但是死亡和痛苦不能以金钱量化。战败国若要运转下去,给予所有受害者合理的赔偿金是负担不起的。但如果受害者认可犯罪者诚恳的努力,那么就朝和解又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第三个经验是,共同投资面向未来的和平项目能成功实现永久的和解。德法和解之路上,没有比两国致力于加强青少年交流更成功的举措了。青少年是德法两国克服无数意见分歧在很多事情上达成团结的粘合剂。比如,1963年成立的德法青少年交流机构每年为8000多个青少年交流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德法大学则为总共约6500名学生提供183个德法双语课程。

两个欧洲核心国家相互靠拢、协力合作的伟大历史表明,曾经的战争、暴行和残杀并非必然阻碍构建共同的未来。法国和德国足以对联手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今天,我们拥有德法联合旅、共同的历史书,还有其他涉及各个领域的不计其数的双边项目。

更为重要的是:昔日的宿敌成为了欧洲一体化的引擎。基于2009年生效的《里斯本条约》赋予的各种可能性和机制,马克龙总统和默克尔总理以继续深化决定欧洲和平、自由和富裕的一体化工程为己任。不仅德、法的边界相互开放,所有申根区国家之间都打通了边界。我们在欧元区使用共同的货币,成员国之间相互磋商众多领域的政策,甚至在一系列问题上将决定权让渡于欧盟机构。

如今,德法之间再起战争已是不可想象。其他欧盟成员国之间亦是如此。这也是德法乃至欧洲和解带来了巨大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红利的表现。

当我们回顾他国之间发生残酷罪行的历史时,这些是隐于我们内心深处的想法。能否将欧洲的经验应用于亚洲?我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但我们认为有必要在南京大屠杀纪念日到来之际分享我们的经验。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