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7年度报告

AI时代的数据之争与公共领域界定

田小军:数据是AI时代的新石油,谁掌控了数据,谁就掌控了竞争格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今年11月4日,中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历时24年后首次修订,专设“互联网专条”用以规制互联网行业竞争生态,但此时,互联网行业的竞争形态已由产品服务竞争、平台生态竞争发展到数据竞争阶段。

时间倒回2003年,在3712与百度搜霸案中,周鸿祎与李彦宏赤膊交锋中文搜索市场。再到2013年开始的3Q、3百与3狗大战,以及优酷系列广告屏蔽案,不同的产品服务跨界进行平台竞争,此时,这些争议可以利用新反法专设的“互联网专条”进行有效规制。然而,互联网江湖风云乍起,AI新贵今日头条未获平台授权批量抓取、同步新浪微博用户数据,硬件巨头华为在Magic手机中利用微信用户聊天记录进行AI服务推荐,凡此种种,创新的产业与稳定的法律反差强烈,“互联网专条”稍显力不从心。

未来是AI云端的数据竞争时代

进入“互联网+”与“人工智能”时代,随着算力与算法的突破,人工智能在多次往复突破后,终于迎来新机,我们看到,微软小冰可以写诗,腾讯的DreamWriter在奥运会期间写了800篇新闻报道,今日头条的AI算法实现了千人千面的推荐,AlphaGo、腾讯绝艺等实现了人工智能在单一领域的人类超越,人工智能已经能写诗、作画、创作小说、剪辑电影、制作创意海报。而这一切,都依赖于海量数据的喂养训练,特别是,算力、算法的突破为互联网上流动的海量数据提供了最完美的商业可能。

未来的竞争,将是在云端之上,依赖大数据的AI竞争。

数据竞争问题在全球引发争议

在美国加州的Computer History Museum陈列着世界上第一台采用了人工智能学的移动机器人Shakey,意为摇摇晃晃的机器人,其在1966年到1972年间由Stanford Research Institute研制,体积庞大,但运算速度缓慢,需要数小时的时间来分析环境并规划行动路径。但是,未来或许,机器人总动员中的Wall•E,《西部世界》中的“高科技成人乐园”会在不远的将来出现。借用当今流行的一句话,“我们只知未来将至,却不知未来已来”,以数据为生产资料的新经济形态也被多国认可,并且写进了《G20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

当前,BAT与华为、京东、今日头条、搜狗等国内企业以及Alphabet、微软、Facebook等全球科技巨头均倾全力押注人工智能技术,甚至百度提出了“All in AI”的战略,数据作为AI时代的新石油,谁掌控了数据,谁就掌控了竞争格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自新世纪以来,在全球范围内,有关数据的争议与案件频发,遍及民事、行政与刑事各个领域,甚至从反不正当竞争领域到延伸到了反垄断领域。

在国内,从2008年开始,大众点评诉爱帮网系列案件最早涉及“数据竞争”的问题,大众点评指责爱帮网大量复制其网站内容,主要是商户介绍与用户点评内容信息。大众点评不惜先后在京沪两地以著作权侵权、不正当竞争等为诉由起诉,其代理人于国富律师在其博客中写到,“爱帮网如此长时间大范围的恶性侵权如果不被判令承担高限赔偿,法律难容”,可见当时争议的激烈程度。

继大众点评案之后,有关“数据竞争”的争议不断出现。诸如,2013年百度诉360违反robots协议案、2015年新浪诉脉脉非法抓取微博用户数据案、2016年大众点评诉百度地图抓取用户点评信息案、2017年运满满诉货车帮盗取用户信息案,以及淘宝屏蔽百度搜索,顺丰与菜鸟有关物流数据接口的争议,新浪与今日头条有关微博内容爬取的争议,华为在Magic手机中利用微信用户聊天记录进行AI服务推荐等,这些争议无一例外,均与平台的海量数据有关。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