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减税

让国家间竞争起来

盛洪:看到美国减税方案通过时,我们应认识到,这是国家间竞争的结果。当球踢到中国一边时,我们也应该高兴。

之所以宏观税率高攀,主要是因为对财政支出没有有效约束,除个别年份,财政收入决算总是大于财政收入预算,财政支出又领跑财政收入,财政赤字持续增长所致。见下图。由于我在上述文章里已经作了分析,在此不再赘述。

今天当我们看到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减税方案获得国会通过时,我们应该认识到,这也是国家间竞争的结果。是改革开放,尤其是八、九十年代的市场化改革创造了中国奇迹,中国巨大规模的制造业打败许多美国、德国和日本的竞争者,使中国的人均收入数十倍于20世纪80年代初,加之金砖国家的崛起,使美国感到了竞争压力。从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美国逐渐走上衰落的道路。尽管特朗普政府也提出了一些迎合民粹主义的政策,如加强移民控制,走向贸易保护主义,但真正积极的作法恰是减税。人们期待着,要象当初里根减税那样,再次创造美国的大繁荣。

因此,当球踢到中国一边时,我们也应该高兴。来自其它国家的竞争对我们不是坏事,而是好事。我曾经估计过,我国的宽口径宏观税率已经高达45.6%,本来就存在着巨大的减税空间,不管有没有美国减税带来的竞争压力,中国早就应该主动减税,因为政府征税的目的是为提供公共物品筹资,而不是作为政府及其官员的当然收入。我曾指出,自1995年以来,按财政支出增长的程度和速度看,我国公共物品的价格已经上涨了35.7~120%。这显然表明了税收总额已经显著大于公共物品所必需。美国减税只不过凸显了我们已经存在的问题,也给了我们再次发动中国经济的一个契机。如果减税,我们将面临的,是又一次经济快速成长与财政收入相应增长,再一次应验拉弗曲线。

我注意到,政府高层一直有减税的意向。不幸的是,我们看到有些行政部门似乎很不愿意减税。2016年底爆发的“死亡税率”之争中,税务总局就误判身份,出来压制对税率过高的批评。今天我们也看到一些官员对美国减税的指责。既然减税会因存在拉弗效应而增加税收,为什么还会如此呢?前面说过,实现税收增加的效果,还需要等待稍长时日;而维护高税率则会保住吃税人的当下利益。这取决于眼光的长短,以及心中是否有民众与国家。遗憾的是,我们又发现了对美国减税和中国税负讨论的压制。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孔子说,“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焉!”上天不说话,但它会通过奖惩让人们知道什么是自然法则。本杰明•富兰克林也说过,“如果你不听道理,道理肯定惩罚你。”

(注:根据作者2017年12月15日“美国减税和国家竞争”研讨会上的发言改定。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