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管理

“最佳实践”诅咒

希尔:如果每一代领导者都要从一张白纸开始,无视过往成功经验,那未免愚蠢。但对成功的先行者亦步亦趋也可能事与愿违。

如果说我从商业记者这一行学到了一样东西,那就是受挫与失败的商界领袖很少愿意接受采访,而成功的老总往往主动要求在聚光灯下亮相。

同理,商界领袖们爱看人物传记,在那些伟大人物的生平中,他们能够追寻那些与自身职业生涯相似的地方。咨询师和学者们研究领先企业,而落后的企业不愿成为研究对象。

于是“最佳实践”诅咒传播开来。首席执行官们从成功故事中寻找简单、可复制的规律。但有个问题:这些规律往往既不简单又不可复制。更糟的是,它们可能助长糟糕行为和不具成效的方法。

如果每一代领导者都要从一张白纸开始,无视那些更具成效、也更有利可图的做法,那未免很愚蠢。但对成功的先行者亦步亦趋也可能事与愿违。

伦敦商学院(London Business School)的弗里克•韦穆伦(Freek Vermeulen)指出,感知偏差、对方法的不完善复制、对排名靠前的竞争对手进行羊群式的基准比对,以及痴迷于短期结果,都可能令企业沾染上陋习。

陋习就像病毒,它们不会迅速杀死它们的宿主,而是会持续很久,以便被传染到其他人。

韦穆伦称,人们对成功的认识不可避免地会存在偏见。他与柏林欧洲管理技术学院(ESMT Berlin)的Xu Li,向人们展示了1000家企业10年来的业绩数据,每家企业都遵循三种战略之一。不久,他们发现人们不再注意每家公司的复杂信息,而是把目光重新投向业绩排名。多数人把少数几家排名靠前的成功企业当作正确战略的化身,错误地认定它们的战略就是最好的,而实际上遵循这条路线的多数企业表现不佳。

“这是人的本性,当人们掌握的信息过多,又有大量公司要研究,”韦穆伦告诉我。“但我并不认为我们对这些偏见就真的无能为力。”

有时,管理者之所以坚持以往公认的最佳实践,只是因为他们从不质疑这些方法为何仍然适用。在其新书《破除陋习》(Breaking Bad Habits)中,韦穆伦提到了英国的大报,历史上英国曾针对报纸的页数征税,后来这个税种被废止,但这种报纸规格保留了下来。

破解最佳实践诅咒的一个方法,就是弄清一种方法如何——以及在哪里——被应用,以及它的成功是否局限于某一行业、企业或是国家。

韦穆伦指出,当年美国公司在试图引入全面质量管理(Total Quality Management)时就不顺利,这是20世纪80及90年代一种旨在改进流程与产品的日式精细管理方法。美国的效仿者采用全面质量管理的方式很独特。他们简化了这一体系,大走捷径,还添加了绩效评定等花样,尽管全面质量管理的设计者之一威廉•爱德华兹•德明(W. Edwards Deming)认为这样做会“营造恐惧心理、破坏团队协作、并滋生较劲行为和勾心斗角”。

同样,上世纪90年代,轮胎制造商米其林(Michelin)在尝试引进了由丰田(Toyota)首创的精益制造方法后,成功地提高了生产率,但却牺牲了灵活性以及该公司精心培育的人性化的企业文化。

《精益创业》(The Lean Startup)及《创业之路》(The Startup Way)的作者埃里克•里斯(Eric Ries,见文首照片),阐述了推出产品的公司所用的“精益”方法的笼统原则,但他也同意“在寻求普遍规律与认识到具体情况很重要之间总是存在矛盾”。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