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7年度报告

中国电商的现在和未来

聂日明、高利明:劳动力红利是中国互联网能与美国比肩的最大倚仗,没了这些劳动力,中国多数互联网公司的估值恐怕得减个零。

双十二无声无息的结束了,过完这个节,各电商平台在2017年的所有的大型购物节就结束了。据悉,今年中国的双11的全网销售额毫无意外的达到了历史新高,达2539.7亿元,产生包裹13.8亿个。相比之下,美国的黑色星期五和感恩节的网络销售额虽达至历史新高,但不过80亿美元,仅为中国双十一的零头。舆论对此不吝溢美之词,与电商相关的网购、移动支付也成为新四大发明之二。

中国的电商的表现确实优异。数据上看,中国网络购物增长迅猛,2016年网络购物金额5万亿元,为2009年的0.26万亿近20倍,年均增长50%,同期美国仅增长了1.5倍左右,年化增长率15%左右。2009年时,中国的网购绝对值仅为美国的四分之一,增速的差异使得这一比值在2016年变为2倍。

网络购物在中国的重要性,也超过美国。2009年,美国网络购物占社会零售总额的4%(美国商务部),中国为2%(艾瑞),7年间,中国后发先至,到2016年,美中两国的这一比重分别为8%(据美国商务部数据推算),而中国为15%(艾瑞)。电商已经成为中国人居民消费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成就是如此辉煌,以至于有一个外国人写了一本《电商如何改变中国》来描述这一历史。

电商发展与统一市场

为什么中国的电商发展速度比美国更快?这首先源于中国消费市场整体的发展,2009年时,中国的社会零售总额只有美国的一半左右,过去十年,美国经历了次贷危机,居民消费明显停滞,而中国则出现大幅跃升,一滞一涨,2016年时,中国的社会零售总额已经超过美国,水涨自然船高。

其次,中国的传统零售业的贸易成本较高,抑制了居民的消费需求,电商兴起弯路超车,降低了贸易成本。一方面,中国商品流通的链条太长,从厂家到消费者,营销渠道多达三四级。尤其表现在3C领域,产品自厂商出厂以后,要经过全国总代理、省级代理、地区代理等多级渠道,进入购物大楼以后,还要忍受店铺的层层转租,产品的渠道成本太高。这也是中国过去认为“渠道为王”的原因。降低贸易成本也曾经是国美、苏宁的主打故事,他们打破了多级代理的链条,直接连接厂家和消费者,渠道成本让利给消费者,一下子就占领了电器类耐用消费品的渠道市场。

另一方面,中国传统跨区域贸易的隐性税负太高,主要是由罚款,市场准入等原因造成的。一般来说,国际贸易的参与者是全球竞争,只有生产率水平比较高的企业才愿意参与,但罗切斯彻大学的年青学者吕丹的求职论文的实证研究显示,中国制造业里,出口企业的平均生产率比内贸企业要低,国内市场的难度可能要比搞国际市场要困难。直观来看,尽管产品市场竞争激烈,但很多地方仍然有没有竞争力的地方品牌的产品,如啤酒,这主要是地区之间贸易壁垒和市场分割导致。法国学者Sandra Poncet的研究显示,中国省际之间的贸易成本接近于欧盟国家和美国与加拿大之间的贸易成本。

中国电商的发展明显要快于美国,是因为美国不存在明显的市场分割,更有相应的监管机构避免州际的市场分割行为,美国的电商相对传统零售商的低成本优势不同中国那么明显。在中国,电商平台直接面向消费者,对于中小厂商来说,渠道成本大大降低。因为不需要实体店铺,省去了货物流转、多地库存、店面管理的成本,而这些是实体贸易商和零售店经营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规避了传统贸易商不得不承受的隐性内贸成本。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